金庸小说中最动人的情节

 
  金庸小说中最动人的情节


脑袋/文

【前言】:这是我对金庸小说动人情节评比的比较完整的一个系列。其实每个人都会对此有
不同的看法,正因如此,才有“金学”一说。这就是金庸的魅力。

                                        脑袋
                                  于4.12.97

排名第一: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之前看过不少BBSER或其它人对乔峰的评价。有说他是大侠的,有说他是莽夫的。不管别人对他怎么评价,我始终认为乔峰是金庸小说甚至所有武侠小说中的第一英雄。我记得我无论第几遍看<<天龙八部>>,最后十几页每次都看得我热血沸腾。当时乔峰翻腕将两截断箭扑地刺入前胸,段誉和虚竹双双抢近,齐声喝道:“大哥!!”

    一切的议论和评价都将在乔峰义无反顾的赴死之前黯然失色。乔峰只能死,只有死......<<天龙八部>>这部作品的成功,不是因为四大恶人,不是因为六脉神剑,不是因为“段誉和他那几个妹妹的故事”。80%取决于乔峰这一形象的成功。

排名第二:东西相隔如参商

    如果说<<射>>,<<神>>,<<天>>,<<鹿>>等书的主人公都塑造得不错,那么相比于它那引人的情节,<<倚天屠龙记>>的男主角张无忌就不是十分讨人喜欢。至少不象杨过和韦小宝那么引起争论,更没有象郭靖和乔峰被冠以大侠和英雄的花环。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里面的几位女子倒是引起诸位评家的兴趣。

    赵,周,昭,离四女中,我个人喜好与金庸先生保持一致。即小昭。
    赵敏有时候看起来不太讲道理,会觉得她挺麻烦的。无忌跟了她,八成得妻管严;周女太工心计,虽说内心凄苦,惹人怜爱,毕竟谁也不希望讨个“复杂”老婆,:-);至于殷离,又野又凶又丑,我才不要呢!小昭无疑是最好的。

    所以我看到“东西相隔如参商”那回,鼻子酸酸,几欲落泪。想到从此天各一方,不复谋面,顿时觉得无忌还不如死了的好。看来金庸写离人之情也是十分厉害的。

排名第三:赛上牛羊空许约

    大凡人们评价起武侠小说中的对对伉俪,免不了举出:郭靖之于黄蓉,杨过之于小龙女,段誉之于王语嫣。很少有人会想起乔峰之于阿朱。因为两人都死了,因为两人都很难说是第一主人公。

    实际上对于我来讲,郭靖对黄蓉的“平淡是真”,杨过对小龙女的“十六年如等闲”,段誉对王语嫣的“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没有一样能比及乔峰于阿朱间的深情款款。

    其实小说读了这么多了,也该发现一条规律了。凡是要写成悲剧的,起先必定难分舍。记得乔峰在一掌误杀阿朱后,英雄泪滚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乔峰将阿朱葬入自掘的土坑中,本来便只想在坟边搭个小屋,从此陪了阿朱。但想到自己诸事未了,堂堂男儿,岂可拘于儿女情长。书中写到乔峰长啸一声,劈空向湖心一掌,激起水花涟涟,看到此处,你怎能不觉得荡气回肠?

排名第四:草木残生颅铸铁

    在金庸小说的诸多男性人物中,游坦之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位。实际上这是位很可怜的人。少年即遭灭门之灾,虽说聚贤庄酒别群雄也可说是乔峰的一大壮举,杀个把人云亦云的江湖毛贼并没有给乔峰脸上抹黑。不过这个游坦之却实在可怜。

    最可怜的是,他居然还爱上了阿紫这样性格的丫头,而且一爱至斯!本来象阿紫这样刁蛮的女子,倒也不是十分讨厌。鉴于她爱上乔峰,印象分还可以再加3分。不过,由于她对游坦之的极端变态折磨行为,我毫不犹豫将之列为最讨厌之人,甚至比康敏还可恶。

    一个人总该有些善心的,向游坦之这样自己本无过错,却要漂泊险恶江湖的弱少年,在你看到“虫豸凝寒掌作冰,草木残生颅铸铁”的时候,你没有一种凄然的感觉吗?独在异乡的游子多半会想家吧?

排名第五:双手互搏

    最动人的情节并非一定要是人大悲大震,有时候能让人大乐的,或叹为观止的,也可算是动人的情节。

    我个人认为金庸小说中第一搞笑无疑是周伯通老先生;而最令人向往的武功既非北冥神功,也非九阳神功,而是老顽童自创的双手互搏。这是武学之全新概念,完全不类于互相攀比的内家掌力,丹田之气,也不同于以柔克刚的太极初传,更不是古龙小说中全没凭据的“快,不能更快的快”或“没想到他右手剑法比左手更厉害”。结论便是老周既是最弱智的“儿童”,也是最聪明的“老头”。

    每当老周使出“左右手互相搏击之术”,我心里便不由叫好,嘿嘿,这回打不过咱老顽童了吧。直到后来杨过与老顽童比武,老周受激,自己“将左手往腰间一插,只留右手”招架杨过的“黯然销魂掌”,这才落败。吾看到此处,心向往之!常恨自己咋就不早生数百年,别说和老周称兄道弟,便是叫我喊他三声干爹,只要他能将双手互搏传于我,我这好为人爹的,这次权且算倒霉吧。:-)

排名第六:华山绝顶笑释恩仇

    从来一笑恩仇泯。武侠小说豪无疑问会写到恩怨情仇。恩仇的解决方式千种万种,但要一了百了,还是一句老话:“冤家易结不易解”,“得饶人处且饶人”。<<天龙>>中的乔峰,始终解不了“胡汉恩仇”,<<射雕>>中的郭靖,也抛不开“正邪之分”。最终能够笑泯恩仇的,是华山绝顶,临死前的洪七公和欧阳锋。

    武林中的最正与最邪,最善与最毒,最侠与最魔的两个老头,在欧阳锋终于想出破解“天下无狗”一招的方法后,相拥而笑:

    “哈哈哈!欧阳锋!好个老毒物,果然厉害,果然了得!”“我就是欧阳锋!欧阳锋就是我!你是老叫化!哈哈哈,你是老叫化!”

    两人盍然仙去。什么千年百年的正义邪恶,什么你争我夺得九阴真经!一切都在逝去的生命中化作飞灰~~~~

排名第七:青翼出没一笑扬

    有人在评及金庸和古龙对武功招数的描写时曾说:金庸善于描写浑厚而源源不绝的内功,如北溟神功,九阳神功,至刚至猛的降龙十八掌,至柔至和的太极云手;而古龙则善于描写来去无踪的轻功,所谓“踏雪无痕,落地无声”,乃至“天下没有人可以追上他,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便是楚留香。”

    其实金庸在<<倚天屠龙记>>里有一段很精彩的轻功描写。那是说到“青翼蝠王”韦一笑首次“闪亮退场”。书中讲到韦一笑来时悄没声息,去时却长笑一声,双脚踏得黄沙飞扬,如一条巨龙般滚滚而去,显是作了声势来卖弄自己的轻功。直看到峨嵋派的老尼小尼们又是怕又是恨。

    你想象一下这场景,最好结合看过的港之耍酷片。“双脚踏得黄沙飞扬”,“如一条巨龙般滚滚而去”(并非原词),啧啧!要不是韦一笑实在太不偶像(还喝人血!),我早把他列为最上镜人选之一了!

排名第八:谁送冰舸来仙乡

    我第一遍看<<倚天>>的时候,颇以为张翠山是书中的主人公呢。:-)所以看到张与殷历尽万难,漂泊到极北荒岛,心中只是叫好。

    什么武林中的正派与邪教,什么“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今后我便只与素素常相厮守,在这无人的仙岛上终其一生,何其乐哉!只是张翠山大概也是个低智商,唉。

    <<倚天>>的故事情节,无疑是金庸小说中最好的。金庸的想象力确实够照。北可以北到北极圈内,南可以南到南海(也许和小昭的别离该在马六甲海峡吧:-))西可以西到玻斯国。

    和其爹相映成趣的是张无忌本人也有一次荒岛漂游记。还记得葬殷离,和芷若定终生那段吗?只是对我的感染力远没有其父翠山出洋历险来的刺激而令人神往。

  ———— 返回   

 

 

Copyright © 2000-2001 武剑侠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moodmoon@elong.com 武侠剧场http://ges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