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四大悲剧

 
  金庸的四大悲剧

  也许我是个比较奇怪的女孩,能让我哭的东西很少。挺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当年看“妈妈再爱我一次”,我带着怜悯的心情给旁边哭的唏哩哗啦的男生递手绢,他却抬起泪光盈然的眼,怜悯的望着我,那时我才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天呀,我怎么这么迟钝,完全没感觉!?但读了金庸的书,我开始有了自信:我也有要哭的时候!虽还不至于涕泪交流,但真的是泪腺有了冲动,跟着鼻子酸酸的,尽管这症状和我的鼻炎不无关系,可始终是被感动的呀。所以我决定把这些动人的时刻都写下来,时不时温习温习,免得有人总说我没有温柔气质。

一. 塞上牛羊空许约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心目中的第一号英雄,就是乔峰。郭靖的侠,失之真实;杨过的侠,失之些许孩子气。唯有乔峰,天然的领袖风范,使所有的人,包括他的敌人,从心底依赖他,崇拜他。神游时,常常想,女子实不必绝世容颜,醉倒天下苍生,但求温柔娇俏,善解人意;男子也不必潘安再世,迷惑众多红颜,只求风度清华,正气浩然。乔峰和阿朱也许比不上扬过和小龙女的神仙眷侣,也许敌不过令狐冲和任盈盈的恩爱缠绵,却胜在有入世之能,怀出世之心,坦荡荡如黄钟大吕,清潺潺有赤子之心。
    金庸是个贯通中西的大家,不管他是借鉴还是自创,多部作品的题目实在妙的很,此处便是一例。“塞上牛羊”,想象中,阿朱和乔峰二人,或并骑看夕阳,或牵马闲庭散步,蓝天碧地的塞外胜似江南。天苍苍,野茫茫,千古不变的风景加上千古难遇的风情,偶尔的会心一笑,登时——风含情,水含笑,山花开,群山醉,管它什么紫罗袍共黄金带!
    可金庸偏不,生生的让一对有情人尝尽人生至苦,阿朱倒还罢了,我第一次看到阿朱的死,之后就没有原因的急着往后乱翻书,直至到乔峰也死,才如释重负似的歇口气——没有阿朱的日子,乔峰太苦,让他去和阿朱相会吧,奈何桥上的阿朱定要望眼欲穿了。

二.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金庸的很多中长篇实在也很不错,象连城决,薄薄的一小册,竟使我觉得毛骨悚然:人性竟如此之贪!
    而这部白马啸西风,直至最后,借王国维的调,“此句一着”,全书意境全出。“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李文秀和江南,一个是年华如花,一个是人物如画,却相对无言。江南之于李文秀,如云烟,繁华与美丽,灿烂与喧闹,都如风过耳。实在不能想象,李文秀的青春美貌,却担负着苍白心境,就这样寂寞于热闹的江南——实是哀莫大于心死。她的落寞,不同于郭襄,郭襄尚有事业,弄出个峨嵋派权做排解;她的心碎,不同于程英陆无双,她二人的痴心起码杨过知道,为之歉然。只可怜李文秀自小孤苦无依,一个异族少年的良善便让她整整期待一生,到头来,只能伤心他人别有怀抱,自己的残局却再也无法收拾。神游中,开始为她担心,纤纤弱质的少女如何独自行于这险恶江湖?每到此处,我都想知道,是不是太执著,并不好,一生爱一人,终归是骗自己的吧。:)
    也许正因其现实中的难得,这剑胆琴心的世界才令人着迷。我的武侠启蒙是梁羽生的云海玉弓缘,当时很是让我为之唏嘘好久,就在我预备脚踏金(庸)梁两条船的时候,竟发现梁的另一部里金世遗已和谷之华结为夫妇,置厉胜男的墓于不顾,恨的我大骂金世遗梁羽生骗子,上金庸之船,永不回头!

三. 草木残生颅铸铁
    天龙八部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恐怕就是阿紫——她的娇纵,蛮横,甚至她的讨厌。我却有感于游坦之的可怜,本是一个无忧无虑锦衣玉食的少庄主,却变成了小丑,傀儡,应声虫……我不想评论他的道德如何,只叹他爱的痴与癫——不是说爱不分贵贱吗?
    为了阿紫,他象是完全没有了自己,阿紫的笑颜就是他人生唯一的快乐。可是爱是个多么娇嫩奇怪的东西,太宠它,它会象阿紫郝思嘉那样拿起鞭子抽你;太漠视它,它又会轻轻地离你而去,让你抱憾终生。游坦之错就错在爱的完全没有了尊严,放弃了自己;又或者他根本就不懂爱,因为他不懂爱自己。爱到底应该怎样,不是没有对错之分吗?每个人应该在爱中保留抑或改变?“天那!”我忽然从神游中醒来:我竟被他感染上了足球并发症,开始对巴蒂斯图塔朝三暮四夜以继日的想念,这不是没有了自己吗?呜呼!我为游坦之并自己一大哭!

四. 终南山下,活死人墓
    男主角中最帅,最酷的无疑是杨过,再加上饰演杨过的当年的刘德华,使我对神雕最难忘情。然而,我却认为,书中真正令人荡气回肠的是那两个老掉了牙的人物——林朝英,王重阳,一定会有很多人不以为然。看官需知,爱情有三苦:一为伤心人别有怀抱,这叫苦了我一个,幸福他一家;二为恨不相逢未嫁时,这是有缘无分,只能来生再续;三为近在咫尺难相聚,此况最伤人,俗语所谓“活生生”正可形容。
    遥想当年,一个是少年豪杰,英气逼人;一个是花样年华,清丽无伦;更难得都是天赋异禀,超凡脱俗。却是才气最耽人,两下里谁也不服谁,本是一句软语相诉就可告解的天赐良缘,只因负气和误会,生生的再不相见,与参商互隔又有什么分别?
    我才不信王重阳什么匈奴不灭,何以家为。诺大的重阳宫内,黝黑的天际下,王重阳定是慨然长叹——无情未必真豪杰!林朝英就更不必说,拜师礼中的唾口水,苦练相克武功,都只能说明极爱和极恨只有一线之隔,而爱的反面只能是漠然。他日的另一世界,二人定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往事如云烟散耳,不再负气折磨,一句低首认输,换来爱人的灿烂笑颜。此等功夫,暗寄王林二位大师:早该向一等公韦爵爷好好学学了!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返回   

 

 

Copyright © 2000-2001 武剑侠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moodmoon@elong.com 武侠剧场http://ges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