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玲之死因果

 
  翁美玲逝世前因后果简介


    翁美玲与汤镇业相识并恋爱。“贾宝玉”似的英俊小生汤镇业,人见人 爱,有很多姑娘找他玩。但自与翁美玲恋爱,一心一意爱着美玲,把其 他的女孩子都看得很淡,他很珍惜这份爱。
    然而,翁美玲感情起伏不定 ,忽冷忽热,爱猜忌,越是中意的事,她越是故意表现得不在乎。她的 这种性格,为他们的爱情埋下了不幸的种子。
    有一次,翁美玲曾对汤镇业说:“人家都说我滥交,实际上我并不 如此,我不喜欢同女孩子来往,不过是嫌女人太小气。难道女人就不能 和男人有真正的友谊?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做人好没意思。” 她活得实在太难,太累,何况她与汤镇业争吵太多,感情上距离越 来越远,这时,一起共事的邹世龙开始接近翁美玲。她正需要有人作伴 ,又有意让汤镇业吃醋,便热情对待邹的到来。邹世龙频繁看望翁美玲 ,疏远了女友梅艳芳。
    汤镇业尝够了翁美玲反复无常的苦头,被弄得烦 躁不安却又毫无办法。在翁美玲的生日聚会,两人相见竟如陌路之人。 为排遣朋友的郁闷,苗侨伟邀汤镇业到浅水湾游泳,同行的还有戚美珍和另一“无线”艺员吴君如。汤镇业一时兴起,也想让翁美玲尝尝“嫉妒”的滋味,于是欣然前往。4人在水中尽情地嬉戏逐闹,汤镇业的 烦闷顿消,他怎知这片刻的欢乐将给他带来终身的悔恨。
    翁美玲得知此事后赶到浅水湾,两人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唇枪舌剑,各不相让。这场争吵延续到第二天仍没缓和,情急之中,竟说出言不由衷的绝情话。翁美玲满脸泪痕离开了汤镇业,任凭他千呼万唤不回头。
    1985年5月14日凌晨,邹世龙带着一种不祥的感觉叩击着翁美玲的房门 ,他第一个发现长卧不醒的翁美玲,立即把她送去医院。汤镇业一早起来正准备给翁美玲打电话,有人告知:“翁美玲死了!”他拼命向翁的寓所奔去,已是人去楼空…… 
    1985年5月18日,举行葬礼,香港两万多人挥泪相送。警方出动100多名警察维持秩序,新闻界的采访记者达300多人。 汤镇业身着黑色丧服,面容憔悴,满脸哀思。人群一阵骚动:“打死他!打死他!”的喊声不绝于耳。
    汤镇业无动于衷,他已无泪,他手持一 枝红玫瑰,久久伫立在翁美玲的遗体前。他把花轻轻放在翁美玲的鬓发旁 ,又拿出一把梳子,细细地给她梳理秀发。然后他用力把梳子一折两断, 一半放在美玲身边,一半放进自己的口袋。
    这是当地结发夫妻永别的礼节 ,他把美玲当作结发妻子。 翁美玲的骨灰用最名贵的德国青瓷器装起来,运到英国安葬。 26岁,正青春美丽的翁美玲,为一段感情纠葛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 号。悲哉!痛哉!惜哉! 

  重谈翁美玲之死



   央视版金庸大戏《笑傲江湖》开播在即,以前的各类金庸影视作品也被一股脑地又盘又点。最近更是炒作和"考古"并重--16年前的"俏黄蓉"翁美玲之死被翻弄了出来……
   
喊冤
   提到翁美玲,汤镇业则是一个必须提及的人。"但人们在翁美玲的死上,对我弟弟有太多的误解、太多的指责。"汤镇宗15日在长春的记者见面会上,面对众媒体,直为弟弟吐苦水。
   话头是从金庸戏开始的。汤镇宗10多年前曾来长春拍摄《雪山飞狐》,扮演田归农;更早些时候,汤镇业在《天龙八部》中饰演的段誉大受赞赏;翁美玲1983年《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形象更是妇孺皆知,一炮走红。汤镇宗说,演金庸的戏,艺员会情不自禁地在拍戏中感染那份
   侠骨柔情,生活中也会由衷地善待与父母、兄弟姐妹及恋人的感情。把翁美玲的早逝单一归结为情变并指责某一方的花心与不忠,是会冤枉人的。
   记者问:"当年风传,因你弟弟有绯闻,翁美玲才自杀的。你怎么看?"
   汤镇宗答:"应该反过来说。我弟弟其实很迁就女性。16年前事情发生的前几夜,弟弟突然搬来我家住,那个阶段,他与翁美玲有激烈的争吵。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我自然不方便多问。翁美玲自杀既是突如其来,又不无预兆。她在外国读书的时候,就曾自杀未遂。自杀是有倾向性的行为,自杀过一回,就极有可能发生第二回……在与我弟弟交往的整个过程中,翁美玲都处在爱与舍的惶恐中,并时时为猜疑所左右。她很情绪化。具体原因我现在还不很清楚,但,在翁美玲的上,如果说有责任,也只能说我弟弟催化了她的惶恐、猜疑和情绪。而不是像早前传的那样,是直接责任。"
   记者问:"如果你弟弟当年和翁美玲结了婚,他们会幸福吗?"
   汤镇宗说:"也许吧!翁美玲是很可爱的。她的死去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我弟弟一直以来都为此伤心。这些已成失落往事,我们还是尽快忘记的好。"
   
情史
   可是,有些往事却是难以忘记的,翁美玲和汤镇业的故事要从《十三妹》一片说起。那时刚刚加入"无线"的监制萧笙看中了翁美玲,邀请她在其首次为"无线"监制的古装武侠剧《十三妹》中试演清宫小郡主双格格的角色。这个戏的男女主角是黄杏秀、杨盼盼、任达华和汤镇业。那时由于苗侨伟尚未走红,汤镇业在《天龙八部》中饰演的段誉又很受赞赏,所以那阵子的汤镇业,也可算是正受公司力捧的大红人。
从来没有演过戏的翁美玲,跻身在这强劲的双生双旦配搭中,竟然表现得十分出色,除她清新可人的扮相极为讨好外,她的聪明天赋也令她演起戏来无师自通,加上她对几位合作的哥哥姊姊都亲切有礼,令人觉得她可亲可爱。和她同年的汤镇业,更因为与她年纪相仿而和她谈得很投契,翁美玲也因为处处得到这位经验比她丰富的哥哥指点,对他甚有好感。
   
   那阵子的翁美玲除了在《十三妹》中有不多的戏份外,每天仍然要参加《妇女新姿》的演出,由于是只身寄居代母家中,代母一家又是比较传统的家庭,晚上没有什么节目提供给年轻的翁美玲,很自然地翁美玲就把公司当作自己的另一个家,有空闲时,她就请教母教她煲点汤水带回公司请《十三妹》剧组的几位同事喝,初时当然是见者有份,但日子久了,翁美玲的汤水,就开始成为汤镇业的专有物了,旁人看在眼里,开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故而也不以为然,只是有时偶尔拿他们两个来开开玩笑而已。
   
   翁美玲这位汤哥哥,家中有很多兄弟姐妹,所以很懂得如何去爱护这位妹妹,同时,他也因为兄弟姐妹多,无法在家中得到父母完整的爱,故此习惯了在外面独立生活,在认识翁美玲前,他本来已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这位小姐也是圈中人,无巧不成书,她也是半个外国人,思想比较开放,与汤镇业有点匐合不来。渐渐地,汤镇业也像翁美玲疏远医科生男朋友一样。开始疏远这位女朋友,那里,免不了有人说翁美玲夺人所爱,位翁美玲毕竟是外国回来的女孩,并未太在意这些闲言碎语。
   
   1983年初《射雕英雄传》分为三个部分播映,结果翁美玲一炮而红,翁美玲的应酬当然多了起来,相反地由于苗侨伟的崛起,汤镇业免不了受到影响,演出的机会减少了,日间没事可做时,就学挽挽化妆箱,跟着美玲回厂去凑热闹。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常常看着翁美玲,然而,在别人眼里看来,这对小情人虽然是有影皆双,令人羡慕,但也看得出,由于他们两人事业上不是同时一帆风顺,因此可能会影响他们日后的感情。
   
情变
   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这时的翁美玲,也实在是太红太忙了,有时候为着应酬,免不了要参加一些集体活动,汤镇业初时经常跟在她身边,陪她吃饭,陪她打牌。在别人眼中汤镇业是翁美玲的不二之臣,在翁美玲眼中,他是自己最亲最爱的另一半,当然应该陪伴在侧。但在汤镇业心中,  有时免不了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无心的话,而感到自己好像在依靠翁美玲,从而变成了她的"跟班",汤镇业的自卑感,就是在那一年中日渐加深的。
   
   这时大约是1984年的下半年,翁美玲的事业仍处高峰,汤镇业也得意影圈,两人却因为各有发展而开始聚少离多,汤镇业一个人在外地逗留的时间多了,免不了有一些女性在他身边出现,翁美玲在香港听到这些传闻,不禁心乱如麻。她是个好强的女孩,对于别人说汤镇业在外面拈花惹草完全无法忍受,但又不能抛下工作跟在他身边,唯有一方面自己胡思乱想,一方面在香港的好朋友面前倾诉。她甚至情不自禁地对人说很希望快点和他结婚,因为自己已过二十五岁,再也不是小女孩了。
   翁美玲开始天天为怕失去汤镇业而的而担忧。
   由于没有一个真正亲近的人可以为她分忧,同时又怕汤镇业移情别恋的事会越传越厉害,翁美玲开始变得有些失常。一方面她怕自己会成为圈中人谈话时的笑柄,另一方面她又感到满腹辛酸无人可诉,她唯有去自我麻醉。以前从来不去"的士高"(迪斯科舞厅)玩的她,开始在夜店里流连,又开始在夜店中高歌豪饮,大失常态。
   
   到了1985年年初,汤镇业又要去台湾拍戏,这次他离开的时间特别长,翁美玲苦闷更甚,一个人独居的她,有时午夜梦加也会惊醒过来,连做梦都梦到汤镇业不要她了。就在农历年之前,她因为听到太多的闲言碎语,先后两次尝试毁灭自己,但后来都因为后悔而没有成功。
   就在那个时候,翁美玲在家夜总会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这位姓邹的男士,年纪比翁美玲小两三岁,据说有个做制衣生意的爸爸。自己则在外面念了个硕士学位回来,一面在广告公司里做事,一面就四处结交娱乐圈中人。
   在认识翁美玲之前,他是一位当红女歌手公开的男朋友,谁知有人介绍他和翁美玲认识后,他立刻表现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正巧那时翁美玲心情不好,常常在"的士高"中出现,又常常闹着要找人陪她喝酒猜拳,邹少爷每晚乐意奉陪,大家一起玩了几天,邹少爷就开始约会翁美玲了。那时汤镇业也在香港,翁美玲见这个外表英俊的邹少爷对自己表示兴趣,很自然地想到要利用他来刺激汤镇业。于是乎,在四月份的大半个月中,她几乎每晚都与这位少爷在"的士高"中亲密共舞,这个消息当然很快就传入汤镇的耳中。
   
   四月下旬,翁美玲要去新加坡登台七天,她开始觉得自己有点过分,觉得自己似乎在使汤镇业难堪,所以临走前她又尝试用传呼机找汤镇业,但结果却得不到他的回复,翁美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飞往新加坡。抵达后不久,她就在一位朋友介绍下去求了一枝签,她要问的当然是和汤镇业有没有结合的一天。
   谁料,她求得的竟是凶签。相士替她看是地替她解签,批给她的是八个字:"情海无舟,缘尽十八"相士说,缘尽十八是指他们真正甜蜜的日子只有十八个月。一句"情海无舟,缘尽十八"令翁美玲连续多晚失眠,但因为正值登台期间,不得不利用安眠药来使自己入睡。每次吃安眠药时,她都会想起,自己在几个月前曾经因为气汤镇业要外面有女友相陪而兴起过自毁之念,一次吞下四颗安眠药,事后又非常后悔,所以找电话找了个相熟的医生,由他教她自己洗胃的方法。另一次她开过煤气炉,想尝试煤气熏晕自己的滋味,不过刚开了炉就有朋友上她家,及时制止了她玩死亡游戏。 


自杀 
   从新加坡回到香港后,翁美玲与汤镇业感情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翁美 玲的人生之路走到了尽头。
那天,翁美玲回到公司去拍新剧的造型照,见到汤镇业,本来想告诉他 自己几天后将在高山剧场表演,但汤镇业大概是因为记者拍照时硬要他们摆 亲密姿态,翁美玲却表现得在点不自然,两人到化妆间卸妆时,他竟然没有 等翁美玲就先行而去,翁美玲一气之下,当晚又与邹少爷玩至半夜,次日一 觉醒来,发觉汤镇业原来已坐在客厅。

   他说回来是要取回自己留下的衣物, 而她好像喝了很多酒,叫她不醒,所以在厅里等,翁美玲听到他说要取回所 有东西,心里又惊又气,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但刚好她相约打牌的几位朋 友在这时抵达,其中一位还是那个英国回来的老同学,翁美玲不得不招呼他 们,心不在焉地凑脚打麻将。

   平时翁美玲是很喜欢打牌的,这次因为汤镇业一脸寒霜地坐角落里,以 至她无法集中精神。汤镇业见自己说要走她还是若无其事地打牌,当下不发 一言地进房中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塞进皮箱里,回到客厅后就只简单地说了一 句"我走了",就开门扬长而去。

    这边,翁美玲已被气得呆在当场,她怎么也想不到汤镇业会不给她留下一 点面子,竟在她老同学面前用一句如此简单的话作为与她分手的交待。本来以 前他们两人也曾合合分分地闹过意见,但汤镇业从未把全部东西搬走,这次竟 把所有东西搬走。 跟着下来的两天,翁美玲都在忙碌但又精神恍惚的情形下度过。

   1985年5 月6日晚上对翁美玲来说,又是一个失眠之夜,她整夜为汤镇业是否会回心转 意而不断胡思乱想。喝了点酒后,又憧憬有一日他们会各自穿上漂亮的结婚礼 服步进教堂,然后是真正的两人世界,在三十岁前她还会生一个小宝宝,把两 人世界变为三人世界,到时她除了工作之外再也不会在外面胡闹,一定会乖乖 地做一个贤妻良母。
   7日一早回到公司,同事们为她庆祝生日,由于汤镇业没有露面,连一束 鲜花都收不到,翁美玲实在无法提起劲来,下午公司告诉她将为她拍段自传, 用她初中时的学校和代母的家为背景,要她去安排一下,她听了觉得很烦,因 为实在没有心情去做这些事。不过翁美玲又无法不面对现实,公司已经提过除 了已拍造型的民初剧之外,还有一部古装武侠剧定了由她当女主角,签了五年 长约的她,跟着下来的三天里她就为公司拍了自己的小传,同时也把那位老同 学送走了。
   5月10日晚上,翁美玲在闷闷不乐的心境中找了邹少爷去跳舞,心想自己 总不能因为汤镇业不找她就像个寡妇一样生活下去,两个年轻人在夜总会中搂 搂抱抱地跳了好几回舞,又回去猜拳斗酒。翁美玲一心要麻醉自己,让自己暂 时不去想那个不理她的人,知道了她次日没有拍片任务,邹少爷乘机约她去澳 门玩一天。

   当时她想第二天是周末,同事朋友们多数会与家人出游,自己如果 不答应邹少爷,只怕要一整天闷在家里,到时难保不会胡思乱想,于是就答应 了,反正去澳门主要是赌钱,赌一个够就可以忘掉感情上的痛苦了。结果,翁 美玲真的与邹少爷去了澳门,他们只待一夜,住的是葡京酒店,不过两人都志 在赌钱,几乎没有睡过觉,星期日上午便赶返香港。翁美玲在葡京赌场时知道 有不少人认出她,当时她也不以为意,心想就让记者拍出来给汤镇业看看吧, 让他知道我也有别人相陪。

   回到香港,翁美玲接到星期一,即13日拍民初电视连续剧的通知了,既然 要拍戏,她肯定下午便会见到汤镇业,到时候,一定要和他说个一清二楚。由 于在澳门睡得不够回来后她差不多睡了一天,连电话也没有接,星期一回到公 司后,立刻又被几个记者包围,原来他们想向她探问汤镇业的事。
   "听说你们已分开了,有这种事吗?" "星期六汤镇业和某女艺员去游泳,你知道吗?他们四个人成两对,好热 闹,为什么你不去?" "你是不是另外交了新朋友,所以不理汤镇业?还是他已变心?" 一连串令人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迫得她只有一概摇头说不知道,有人甚 至拿了几张照片给她看,有人叫她看星期日的娱乐版,那上面全部都是汤镇业 和别人去游泳的新闻。 
   在拍片场里见到汤镇业时,发觉他有点消瘦,人非常沉默,脸色显得像纸 一样白。他随便问了问翁美玲周末玩得是否开心,翁美玲反问他游泳游得怎样 ,他就说不错,不过因为某小姐硬要从南湾驾车去浅水湾买汉堡包吃,结果遇 到记者,以至被人拍了照,又被盘问了一番。当时翁美玲听了,忍不住说他既 然做得出,为什么人拍照怕人问,汤镇业听了不再说话。

   上面的描述,是16年来各方面人士凭着一些确实资料和事实根据,用故事 形式汇编的翁美玲在去世之前(1985年5月14日凌晨)与汤镇业之间的离合经 过。
   至于5月13日晚翁美玲和汤镇业曾因为切身问题在化妆间里大吵和翁美玲 哭着说"我们分手算了"的决断话,以及汤镇业又独自离厂的经过,由于全部过 程不甚清楚,而且事件可能直接造成翁美玲的自尽,关系重大,笔者不敢妄自 推测,唯有由读者去想象。 现在知道的是翁美玲在恶劣的心情中独自乘坐公司的车回家,接着一个人 喝下了半瓶白兰地,又用白兰地送服一些麻醉药物,直至糊里糊涂地打开浴室 煤气炉毁灭自己。
   在化妆间里的一段对话到底决绝到何种程度,以至会使翁美玲完全失去理 智,就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知道了,翁美玲爱汤镇业之深,连汤镇业自己 也都是惨事发生后才真正知道。至于汤镇业,是否由始至终深爱着翁美玲,也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只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爱情和事业对女性来说永远是前 者占第一位,所以为情而死的女性一直都比男性多,就是这个缘由,对一个成 年女性来说,如果她真正爱过一位男性,这位男性在她心中的地位将永远不能 由别人来代替。 翁美玲正是这样一个为情而死的女性,她一朵开不败的昙花。 

尾声
   汤镇业闻听阿玲的死讯,身穿背心、短裤就赶往医院,默然无声,神情非 常呆滞,被警察用车把他送回伟锦园。汤镇业下车刚看见门卫,就指责他们凌 晨不该不让邹世龙入内,否则翁美玲不会枉死,说着情绪激动,痛哭失声。
   翁美玲的遗体先停放在浸礼会医院特诊室内,尸体盖着白被单,有警察把 守。14日上午10时许,始装入铁箱,由侧门抬上尸车,送往红碪殓房,以待法 医验尸。为防发生意外情况,法医命工作人员用五层锡纸包裹翁美玲的尸体, 在打上火漆封闭,不让任何人观看。这在香港是十分罕见的。

   
   翁美玲生前的好友和大批影迷闻讯后,纷纷赶往伟锦园,使得该处人群聚 集,有人甚至泣不成声,痛感惋惜。许多新加坡影迷打电话到香港无线电视台 ,询问详情,叹息天妒红颜。为让听众重闻翁美玲的声音,电台也纷纷重播翁 美玲接受记者采访的磁带。

   
   翁母惊闻噩耗后,伤心欲绝,从英国剑桥飞抵香港。香港无线电视台承办 了丧事事宜,为翁美玲购置了一副深褐色的美国桃木棺材,上面刻着翁美玲芳 名的金字闪闪发光。 5月19日上午,在香港红世界殡仪馆举办了翁美玲的追悼会。影视圈人士、 记者、亲友等三百多人到灵堂致祭,逾万市民在殡仪馆围观。

   灵堂上挂着翁美 玲的遗像,堆满灵堂的花圈写着"魂归天国"、"痛失红颜"、"深切的怀念"等挽 联。
汤镇业的花圈上用中、英文写的挽联是"亲爱的美玲,我永远深爱你。" 汤镇业神色黯然欲哭无泪,由著名影星成龙等扶伴着将一朵玫瑰花插在翁 美玲的发鬓上,把十一朵玫瑰花放在棺盖上,还将一把梳子折成两半,甩掉梳 尾,将梳头留在棺内。 汤镇业完全把翁美玲视为亡妻进行超度。 
   斯人长已逝,留下的是永久的回忆和惋惜!(完) 

   返回   

 

Copyright © 2000-2001 武剑侠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moodmoon@elong.com 武侠剧场http://ges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