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载] 评析台湾重要武侠作家作品之优劣得失

就闻见所及,近四十年来台湾武侠小说出版总数,至少在两千部以上,而有四万集(32开本)之多;知名作家亦绝不下於四五十人。其中凡属一流名家者作品少则十部,多则七八十部(冒名伪作除外);因其卷帙浩繁,研究起来倍感困难。但若以早期台湾八大武侠出版社系统所属专业作家书目评加排比检视,并对其小说内容略作定性分析,当可大体掌握其来龙去脉,庶不致为繁花乱阵、鱼目混珠所愚。以下本文拟分别列举各武侠出版社所培养的名家阵容及其作品之优劣得失,进行初步观察与评论。(按:所谓某某书系名家系指印行其代表作及大宗作品之出版社而言,旁涉其它书系名著。)

(一)「真善美」书系——为台湾第一家以刊行武侠小说为主的出版社,无论是选书、排印或读者口碑都最令人称道。由其培养而成一流名家者计有:司马翎、伴霞楼主、古龙、上官鼎四位。除古龙之开创「新派」容另作专章分析外,馀者评介於次:

●司马翎小说兼有「北派五大家」之长而以还珠楼主奇幻神妙心法为依归。文笔清新脱俗,间有现代意味;刻画江湖人物各尽其致,尤善於运用推理手法铺陈故事情节。其处女作《关洛风云录》(1958年)及《剑神传》、《八表雄风》三部曲,写大侠石轩中的成长过程,颇能表现出「玄门正宗」恢宏气象;而书中穿插石轩中与爱侣朱玲之间因师门恩怨所交织的悲欢离合故事,亦极曲折动人。卒以一书成名,殊非幸致。据称,其小说「最受大学生及留学生欢迎」;实则老少咸宜,读者层面主广。

比较起来,司马翎的三十多部作品水准都很平均(可能是名家中唯一者),不论是前期的《关洛风云录》、《剑气千幻录》、《剑胆琴魂记》、《帝疆争雄记》、《圣剑飞霜》、《纤手驭龙》等长篇,及《鹤高飞》、《金缕衣》、《断肠镖》、《白骨令》等中篇,或是後期的《饮马黄河》、《剑海鹰扬》、《红粉干戈》、《焚香论剑录》及《丹凤针》、《武道》、《胭脂劫》等书,部部可观,不落俗套,各具创意,殊少雷同;即或偶有失坠,亦瑕不掩瑜。(按:司马翎创作全盛期起自1958年,止於1971年;中以1965年为前、後期之分界)

论者或谓司马翎小说颇有涉及女体的煽情描写,以此诟病;其实七情六欲乃人性之常,只要「风流」莫「下流」,即无所谓「晦淫」。问题症结乃在司马翎笔下的中国女性几乎个个都似「波霸」型的性感尤物,未免乖离事实。但其描写男女在情欲焚身中的心理变化,以及奇正互变、虚实相生的武打艺术,均独步一时,特别是其後期首创以精神、气势克敌制胜的武学原理,殆以近乎「道」;与金庸——古龙一脉相承的「无剑胜有剑」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他的《浩荡江湖》及辍笔十年又复出所撰最後一部作品《飞羽天关》二书,均因故未能续完,诚属憾事。

●伴霞楼主初亦以还珠楼主「奇幻仙侠」为师,写尽了宇内八荒的奇人异事。文笔轻松流畅,非常俏皮;尤以描写两小无猜与插科打诨最妙,书中总少了几个装疯卖傻、玩世不恭的老道、和尚、狂生或浑金璞玉的愣小子,极富趣味性。其前期名著如《八荒英雄传》、《紫府迷踪》姊妹作,《神州剑侣》、《剑底情仇》、《青灯白虹》三部曲,皆烩炙人口。另如《罗刹娇娃》、《凤舞鸾翔》、《情天炼岳》、《□女神弓》、《天帝龙珠》、《断剑残红》等书,亦斐然可观。其笔下演武如石破天惊,出神入化,不可思议;写情只好事多磨,令人回肠汤气。而紧中出闲笔,笑中带泪,尤为他人所不及。

1962年以前,伴霞楼主小说成书均尚紧凑,决不拖泥带水;通常保持在八至十二集(每集四万字)左右,在一般名家动辄百万言的长篇武侠之林中,可称「小品」。此後因已名成利就,乃自组奔雷出版社,再撰《玉佛堂》、《独步武林》、《武林遗恨》、《武林至尊》(由慕容慈代笔续完)等书,则文风渐变!或可能是为培养新秀故,志不在此;是以「奔雷」诸作篇幅虽较前为长,却不若以往之精警生动,乃逐渐「淡出武林」。

●上官鼎为刘兆玄、刘兆黎、刘兆凯三兄弟集体创作之共同笔名,隐喻三足鼎立之意,而以刘兆玄为主要执笔人。初由应徵代古龙续写《剑毒梅香》起家,旋以《沉沙谷》一书成名;文笔新颖而表现手法则颇现代,唯喜渲染奇功秘艺,未脱武打招式巢臼,故不能归入「新派」之列。之後,刘氏又陆续写下《七步干戈》、《烽原豪侠传》、《萍踪万里录》、《侠骨关》、《铁骑令》、《金刀亭》等书,均以描写手足之情与朋友之义见长;而其揣摩小儿女心态,一派天真,尤得其神。但因其诸作均由三兄弟轮流执笔,难免互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故虽广受读者欢迎,却始终没有一部情理相通、结构完整的杰作传世。而自1968年出国留学前「登报宣告封笔」,此後坊间所出「上官鼎」小说均系冒名伪作,不值一提。

「真善美」另有成铁吾、海上击筑生、易容、陆鱼、古如风等「散仙」作品,文字功力颇高,不在任何一流名家代表作之下,特别是陆鱼《少年行》与易容《王者之剑》皆文情跌宕,引人入胜,具有文学价值。

(二)「春秋」书系——与「真善美」齐名,因为正派武侠小说出版业的两大主流,曾定期出版《武艺杂志》;所网罗名家之多,不亚於「真善美」,而以卧龙生、诸葛青云、独孤红为最。

●卧龙生是台湾早期享誉最隆的武侠名家,同处女作《风尘侠影》(1957年)以少侠罗雁秋复仇故事为经,武当派与雪山派正邪之争为纬;更穿插了奇女子凌雪鸿等「群雌追一男」的多角恋爱,写来缠绵悱恻,落英缤纷。嗣後继作《惊虹一剑震江湖》,亦极哀感动人。惟此二书均因故而未写完,而由他人代笔续成,乃首开名家「虎头蛇尾」之例。

从1959年起,卧龙生又陆续写下《铁笛神剑》、《飞燕惊龙》、《玉钗盟》、《天香飙》、《无名萧》、《素手劫》及《绛雪寒霜》、《天剑绝刀》等名著,首创「武林九大门派」之说,影响同辈作家既深且广;而其「江湖大一统」的构想,更早於金庸《笑傲江湖》五年以上。凡此,皆为不争的事实。

持平而论,卧龙生之能成为台湾「武侠泰斗」,并非因文笔取胜,而是以「通俗趣味」普受欢迎。他巧妙地运用还珠楼主《蜀山》中的神禽异兽、灵丹妙药及各种玄功绝艺、奇门阵法,配合郑证因《鹰爪王》中的帮会组织、风尘怪杰与独门兵器;再加上揉合王度庐之「侠骨柔情」、朱贞木之「奇诡布局」,乃别开新境,使武侠小说益发多采多姿,扣人心弦。其《玉钗盟》与《飞燕惊龙》固写尽江湖人物的贪、嗔、欲、妄;而《天香飙》叙述绿林盟主胡柏龄为求黑、白两道息争,至遭双方夹杀而死的壮烈故事,更动人心魄。

然而自1966年以後,他为投合读者「求变」口味而改走新潮派路线,即乏善可陈。如《金剑雕翎》竟拖至九十六集之多,打破历武侠出版记录;实则冗长杂沓,不足为讯。晚近更纵容若干不肖书商出版冒名伪作,尤损令誉。或谓卧龙生前、後期小说判若两人,当与作者不爱惜羽毛且另创新事业有关。

●诸葛青云亦还珠楼主私淑弟子,国学根底深厚,文笔极佳。其处女座《墨 剑双英》即祖述《蜀山》紫青双剑封存遗事,惜未完;旋即以《紫电青霜》、《天心七剑荡群魔》姊妹作成名,写武林十三奇正邪之争与少年侠侣葛龙□、柏青青之情海波涛,跌宕有效;但仍不脱《蜀山》人物、玄功及神禽、怪物影子,极富奇幻色彩。其前期作品名如《半剑一铃》、《折剑为盟》、《铁剑朱痕》、《剑海情天》、《弹剑江湖》及《一剑光寒十四州》等书,均以「剑」为名;而《豆蔻干戈》、《玉女黄衫》、《霹雳蔷薇》、《劫火红莲》、《□女双雄》、《霸王裙》乃至《袍啸红颜》、《武林三凤》等书,则又大发「雌威」,於刚健婀娜中摇曳生姿。正惟其爱写文采风流的江湖儿女,满口诗词歌赋,乃建立「才子型」武侠风格——与香港名家梁羽生同好,可谓无独有偶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1961年其名著《夺魂旗》问世,仿金庸《射雕英雄传》之乾坤五绝,也「东、南、西、北、中」一番以後,不但他自己乐此不疲,一再搬用老套,且感染到其他武侠作者也如法炮制。特别是《夺魂旗》开场之□骨堆山、血腥满地,竞使销路激增;乃予稍後文风而起、一哄齐上的「鬼派」武侠小说起了恶劣的催化作用,殆非其始料所及。

一言以蔽之,从六十年代後期到八十年代以来的诸葛青云作品,多自我重覆而乏创意;始终依循著俊男美女文武兼修、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老路「流」下去,不知伊於胡底。加以其小说声口又少变化,病在太文;复喜用冗长之叠句形容事物,以炫其才学;是故诸葛青云虽然腹笥渊博,早年即与卧龙生齐名,并称「武林泰斗」,实则缚手缚脚,相形见绌。自其早年《江湖夜雨十年灯》先後找古龙、倪匡代笔,而由司马紫烟续完後,至晚期所作《阴阳谷》(为色而淫)等书,更是不堪闻问了。

独孤红本名李炳坤,初由「大美」起家,未受注意,1965年以替诸葛青云代笔撰写《血掌龙□》而红;即以「独孤红」笔名撰《雍乾飞龙传》、《大明英烈传》,文笔清新流畅,摇曳生姿;而其善用京白对话,亦极为生动传神。嗣後,陆续出版《满江红》、《丹心录》、《玉翎雕》三部曲,颇多因袭郎红浣、成铁吾之处;虽号称为代表作,其实反不如《雍乾飞龙传》写「大漠龙」傅天豪周旋於六女间之刚柔并济,亲切自然。

一般而言,独孤红诸作多以明、清两代的首都北京为故事背景所在地,因此运用北京俏皮话极溜,亦庄亦谐,是其所长;惟书中男主角例为白衣(或黑衣)书生挂帅,且文才、武功天下无双,俊美绝伦;而女侠俱为「红粉班中博士,娥眉队里状元」,皆不近情理。类此者如《侠宗》、《侠种》、《孤骑》、《菩提劫》、《侠骨颂》、《檀香车》、《断肠红》、《剑花红》、《红叶诗》、《铁血冰心》、《雪魄梅魂》乃至《武林春秋》、《武林正气歌》等等,卒为千人一面;加以各书人物名号亦多雷同,且清宫「格格」满天飞,没完没了,遂索然无趣矣!其1970年代以後作品,唯《玉钗香》能与早年《雍乾飞龙传》争胜,馀者泛泛,殊不足观。

「春秋」名家另有孙玉□、司马紫烟、宇文瑶玑等,亦各有特色,惟不及上述三家享誉之久长。

(三)「大美」书系——曾首倡「武侠小说革新运动」,经常公开举办徵稿比赛,培养新秀颇多,阵容坚强;其中以慕容美、东方玉为佼佼者,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慕容美本名王复古,最早以「烟酒上人」笔名撰《英雄泪》,未获重视;1961年遂改名为「慕容美」,陆续写下《黑白道》、《风云榜》、《烛影摇红》、《金笔春秋》及《一剑悬肝胆》、《公侯将相录》等书;文笔跳脱,不拘一格。尤善处理对话方式,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加以运用诗词、介绍名胜古迹得体得当,使情景交融一片,乃大受读者欢迎,一时有「王牌作家」之目。

其早期作品以《风云榜》最佳,充满诗情画意且饱富生命力与人情味;後期之《天杀星》则笔法酷似古龙,但张弛有致,并深具谐趣,则为一般「新派」所不及。或谓其《血堡》颇负盛名,其实这是仿「鬼派」的戏笔之作,无足轻重。另如《祭剑台》、《留春谷》、《金步摇》等书,布局不凡,欲擒故纵,亦多可观者。迄及1985年因病辍笔,慕容美共写下廿馀部作品,足慰平生。

●东方玉本名陈瑜,初亦拾还珠楼主馀唾,撰「奇幻仙侠派」作品,1960年以《纵鹤擒龙》一书成名。最奇者,此书除以神化武功配合飞剑、阴雷施为外,更杜撰出「赤衣匪教」影射中共组织;自其教主茅通(毛泽东)以下,凡朱德、刘少奇、周恩来、江青及红军各老师,均分任副教主与内外堂主之职(按:人名皆用谐音或反义)。此外,如「教中同志」、「附匪靠拢份子」、「匪酋」、「恐赤(共)病」等新名词亦屡见不鲜;而该教之独门暗器则为「赤污毒星」以隐喻中共「红星」。这在当年反共情势高涨的台湾,洵为「借古讽今」之作;然因作者处理手法粗糙,竟与同时期丁剑霞《神箫剑客传》写「井冈山毛帮」之反共宣传如出一辙,实非佳构。但不可讳言,《纵鹤擒龙》书中所撰魔教「圣水」迷魂,乃首开台湾武侠小说以奇毒控制人心神之端,影响颇大。

嗣後,东方玉改走「超技击侠情派」路线,陆续出版《神剑金钗》、《情天侠侣》、《红线侠侣》、《北山惊龙》、《兰陵七剑》、《飞龙引》、《石鼓歌》、《彩莲曲》、《毒剑劫》、《同心剑》、《引剑珠》、《流香令》、《武林玺》等卅馀部作品;复与「大美」其他名家合撰《群英会》、《武林十字君》二书,文情渐入佳境。其中尤以《北山惊龙》将熔洞造形之千姿百态化入武功,别开生面,构思奇绝。

「大美」名家令有东方英、丁剑霞、高庸、秦红、剑虹等,均非泛泛;而以秦红创作生命最长,其《九龙灯》、《傀儡侠》、《金狮吼》、《千古英雄人物》诸作,迄今仍予人映像深刻,回味无穷。

(四)「四维」书系——与「大美」齐名,培养新秀不少;而已柳残阳、云中岳为个中翘楚,果有相当代表性。

●柳残阳本名高见几,1961年即以处女作《玉面修罗》一书崭露头角,初拟师法「超技击侠情派」之奇缘奇遇取胜,但技巧未臻圆熟。继作《天佛掌》、《金雕龙纹》,文笔新颖有力,已逐渐将小说诉求重点转向「江湖道义」与心理描写;然犹未能摆脱「家难——奇遇——复仇」的巢臼。直到1966年左右《枭中雄》、《枭霸》兄弟作陆续出版,叙述绿林枭雄燕铁衣以庞大秘密组织之力,主持江湖正义,使建立自己独特的阳刚风格,以「江湖派」之英雄本色鸣世,卓然成家。

稍後,其《银牛角》、《断刃》、《血笠》、《渡心指》、《神手无相》及《七海飞龙记》诸作,皆以独行侠盗或职业杀手之血性、自省、孤愤为重心;虽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为维护人性尊严与生命权利,即使叛帮也在所不惜。诚所谓「只见一义,不计生死」!如《断刃》写侠盗厉绝铃以一人之力对抗「黑楼」组织,而季语、申昌玉两大杀手为了江湖义气,宁可叛帮倒戈。又如《七海飞龙记》写残疾人用情之深,以及老魔廖冲的师徒之爱,并装谐并陈,极其动人。

一般而言,从六十年代中期起,柳残阳小说即专以江湖黑道之组织或个人的谋生方式为描写对象;主角甫出场即是第一流能手,没有「武林九大门派」,也没有从小炼功学艺、循序渐进这一套。他的帮会写法仿郑证因,却发展出另一种江湖声口,颇痛快有力;而他的武打艺术则仿还珠楼主,只不过是把斗法化为过招罢了。因此状声状色,自成一格;惟写杀法则太惨,令人怵目惊心。柳残阳至1990年共写下四十部作品,创作生命之长,无人能及。

●云中岳本名蒋林,1960年代初为「黎明」撰《傲啸山河》等书,表现平平;旋转入「四维」,而以《古剑忏情记》入选佳作,始渐知名。1966年出版《大地龙腾》,文笔洗练,显示其「四裔学」之功力;加以对话隽永有味,气势非凡,乃深或读者肯定。其後继作《剑影寒》、《八荒龙蛇》、《剑底扬尘》、《绝代枭雄》、《草莽芳草》等书,布局、构思各有巧妙,无一雷同,实是难得可贵。

大体来说,云中岳小说文情并茂,多以明代社会为背景;用语精准,幽默有趣,尤善刻划人物心理及场景气氛;寥寥数笔,能得其神。如《草莽芳草》写正邪双方高手被困绝谷,为了「求生」而不择手段杀人;於暴露人性丑恶一面的同时,复彰显大侠杜弘「死中求活」仗义救难的人性光辉,极为精警有力!而作者偏好「壮如猛狮的小伙子」,则又与独孤红专写「俊美绝伦的白衣书生」大异其趣了。惟自1980年以来,云中岳即无新书问世,前後共撰廿馀部作品。

「四维」名家另有武陵樵子,早年以《十年孤剑沧海盟》等书颇负盛誉;而忆文、秋梦痕等则略逊一筹,暂不置评。

(五)「海光」书系——零星作品不少,但均未成家数;而独抱楼主出类拔萃,乃系唯一的代表者。

●独抱楼主本名不详,为「超技击侠情派」名家,1960年以《壁玉弓》响誉武坛,历久不衰。此书写绿弓派少主巩青麟幼遭家变,艺成後领导武林侠义道老少英雄,与丐帮叛徒血吻狼诸逆周旋;并和江湖五红粉侠女情孽纠缠,结局或喜或悲。故事错综复杂,曲折离奇之至。作者文笔优美,国学素养深厚;特别是具有「与人为善」之心,使肆虐江湖、人皆曰之可杀的「人狼」——血吻狼,终受到勾陈玉女的感化而萌复人性,改邪归正。至其写情写欲之活色生香,演武演艺之变化莫测,犹为馀事了。与金庸晚三年所撰力作《天龙八部》相较,《璧玉弓》亦同样能臻「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境界;除缺少乔峰这样的壮美人物故事外,此书在各方面的可读性尤胜三分!实为超卓杰作。

由於独抱楼主封笔甚早,除另撰《南蜀风云》、《青白蓝红》、《叱吒三剑》、《恩仇了了》、《古玉□》、《迷魂劫》、《人中龙》、《七巧令》及《双剑忏情录》等十部小说外,1962年以後即出国深造,不知所终。

(六)「明祥——新星」书系:「明祥」最早为若干名家发轫期之温床,如武陵樵子的《灞桥风雪飞满天》、令狐玄(即高庸)的《九玄神功》等概由此出,但均为过渡;为有萧逸是其力捧成名的作家。该出版社一度歇业,七十年代中期改组为「新星」,除大量翻版香港金庸、梁羽生作品外,并与「清华——新台」书系合作,统用「新星」之名再版,而由吉明书局发行。

●萧逸本名萧敬人,1960年同时出版处女作《铁雁双翎》与《七禽掌》,两炮而红。此二书因袭「北派五大家」处颇多,但「抄」的相当技巧;加以作者笔锋常带感情,遂成名著。特别是《铁雁双翎》写铁守容、李雁红、叶砚霜、纪翎(暗嵌两男两女姓名)之间的阴错阳差、爱恨情仇故事,极为哀感动人。惟因萧逸初未能摆脱传统说书人故习,时常喜於书中插话,大谈「现代爱情观」;而且笔法新旧杂陈,尚有待琢磨。之後,续撰《虎目娥眉》、《金剪铁旗》、《桃李冰霜》、《红线金丸》及《壮士图》、《风尘谱》诸作,则以「新艺侠情」小说鸣世。

奇的是,从1972年起,萧逸又仿还珠楼主写下《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及《火雷破山海》等四部「奇幻仙侠派」作品;但因才学有限,文情俱远逊於台湾早期名家海上击筑生的《南明侠隐》一书。及至1977年以後,始回头再走「超技击侠情派」之路,注重外在气氛之营造与人性冲突之描写,惟仍保留神化武功特色。如《马鸣风萧萧》、《甘十九妹》、《无忧公主》、《含情看剑》、《饮马流花河》等书皆是。可谓极少数未受古龙「简单化」影响的名家之一。

(七)「清华——新台」书系:两者本为一家,最早亦为若干名家发轫期之温床,如古龙的《剑毒梅香》、《剑玄录》及上官鼎的《七步干戈》等皆是。但随即成为「鬼派」作家的大本营,多以邪魔外道为祸武林、掀起血雨腥风为故事背景,个个嗜杀成性,惨不忍睹;特以陈青云、田歌二人为尤,影响极坏。

●陈青云文笔不俗,因受诸葛青云《夺魂旗》之「白骨血旗」卖点启示,初於1962年写《音容劫》之「鬼琴魔音」、《铁笛震武林》之「魔笛摧心」及《剑冢》之「掘墓人」,尚未离谱;继而推出《鬼堡》、《死城》、《血榜》、《血魔劫》、《索血令》、《残人传》、《血剑魔花》及《血帖亡魂记》等书,则江河日下,「走火入魔」矣。惟因大受中下阶层读者欢迎,其畅销程序竟可与当年「正宗武侠泰斗」卧龙生颉顽,实可值得社会学者注意。

由陈青云诸作分析,其书中所述邪魔外道及恐怖血腥种种构思,当渊源於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惟还珠仅用来点缀,凡涉及魔道均有上、中、下乘之别,而陈青云则取其下乘,便不可同年而语。况其「鬼派」各书虽长於运用新文艺手法对话,却多以「恨」为人生宗旨,是故评价不高。

●田歌别署「晨钟」,系踵武陈青云之「鬼派天下第二人」。1963年以《血河魔灯》起家,旋以《天下第二人》成名;文笔俗滥,格调极低。其诸作如《心灯劫》、《阴魔传》、《血龙传》、《血屋记》、《血路》、《鬼歌》、《魔妓》、《魔影琴声》、《魔窟情锁》、《人间阎王》及《武林末日记》、《鬼宫十三日》等书,无不以武林屠夫或狂人「血洗」江湖为故事主题。其特点是:荒山、古墓、黑夜、死亡、□骨、冤魂、浩劫、仇恨......端的是鬼影幢幢,阴气逼人!即令如《天下第一剑》、《断天烈火剑》、《剑海飘花梦》等较正统的书名,内容亦不脱妖、魔、鬼、怪、□、血等重点描写;对於「鬼派」来说,所谓「武林九大门派」直如土鸡瓦狗耳!其为魔道之下乘,殆无疑义。

惟「清华——新台」书系虽以「鬼派」为主,亦另有晓风、白虹等正宗武侠作品,文字、意构皆不俗,惜作品有限,未能卓然成家。

(八)「南琪」书系——基本上并未培养出什麽名家,而多向其他出版社挖角买稿,没有自己的班底。唯一可述者为萧瑟,系二流中上之选。

●萧瑟本名武鸣,1965年仿司马翎《剑气千幻录》人物、布局而撰《碧眼金雕》、《大漠金鹏传》姊妹作,文笔流畅;演武写情均有所创新发展,而奇幻处尤有过之,卒因此成名。特别是《碧眼金雕》叙上官婉儿为大侠石砥中而殉情、灭神岛主而失美色而自找,均哀感动人。惟书中滥用现代语句,不足为训。作者另有《落星追魂》、《神剑射日》、《巨剑回龙》、《剑碎昆仑顶》、《追云搏电录》及《潜龙传》等十馀部作品,良莠不齐,致难成大器,殊为可惜。

晚近「南琪」翻版旧书甚多,尤以盗用「司马翎」(已故)之名重印金庸名著,最令人诟病。而类此宵小行迳之武侠出版商亦不胜枚举;甚至有将名家笔名申请登记为「注册商标」,胡乱找人代笔伪冒者,乃造成出版界登录之大混淆。凡此,皆足以影响视听,损害读者权利至锯。

    除以上八大书系之外,早期的「黎明」出版社也曾以曹若冰《玉扇神剑》、玉翎燕《剑鞘琵琶》等书闻名;而「第一」、「大东」、「立志」等出版社则无出色当行者。至於1970年代以後出道的「汉麟」、「万盛」、「金兰」、「合成」、「裕泰」等出版社则多印名家之作而不暇培养武侠新秀。迨及「皇鼎」、「文天」加入武侠出版行列,翻印旧书「张冠李戴」之馀,复大删原回目,并穿插黄色描写,乃使武侠小说每下愈况,日薄西山了。

TOP

这篇文章的作者对武侠小说相当有心得~

TOP

TOP

TOP

唉   楼主  你这让大陆的人情何以堪啊
古装  最美丽的艺术

TOP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115和360网盘停止分享了!大家不要买哦!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