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师娘,对不起

又是一篇没卖出去的,在网上露过面就没销路了。在这还能赚几个月币。
不好意思,习惯了一楼开篇,这回不会一楼只发一小节了。


  “喂,贼厮鸟,有种的就别跑。”
  白雪儿一边叫着,一边纵身跃上房梁,施展轻功,快步追赶。
  “小姑娘家一口一个鸟,这样是会影响形象的。”那黑衣男子一回头,一把拉掉面罩,露出一张刀凿斧削般精致的脸来,笑意幽幽。
  “你,你管我哪,你个贼厮,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我是金陵第一女捕快!”
  “偌大个大明朝,总共才有几个女捕快?小姑娘,某家不陪你玩了,先走一步!”
  白雪儿惊诧莫名,眼看着那人飞跑如箭,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师父,我让你失望了,这厮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你这个没出息的老头子啊,养个狗你就养呗,还不会教它自己蹲茅坑啊。你,你给我进来清理!”
楼上嗖的飞出一只女人的鞋,足足是三寸金莲的三倍还多,不偏不倚砸在院中树下那中年男子的头上。
  “是是是,夫人,为夫现在就来。”男子唯唯诺诺,赶紧冲进屋去。
  “师父,你可真是一床头柜,都什么岁数了,还这么怕师娘。”白雪儿郁闷的看着师父那惶恐的背影,蹲下身来抱起还在地上伏着的小狗儿,“宝宝,你又淘气了,让师父替你背黑锅。”
  小狗儿在她怀中,呜呜的叫着,像是在认错。
  如果没有师父白梦飞,白雪儿不会来到南京城,也不会学得一身武功,过着安稳富足的生活,甚至连这般曼妙的名字都不会有。白梦飞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世家白家堡的少主,同时还是大明南京兵部左侍郎。娶的妻是另一武林世家灵月宫的大小姐郑雪仙。
  十五年前,白梦飞还只是御营的兵马提辖,奉命追缉一伙盗寇到关中之地,不想遇到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地震。
  当时的那种状况简直可怕极了,白梦飞与他手下的官兵幸而都在街上,大地晃动的立在街上的人都站不住,无数屋宇楼台唰啦啦都倒了下来,顷刻间整个城池化为废墟。
  白梦飞本着天生的悲悯之心,叫手下人先救人。
  一栋倒塌的楼房底下传出的哇哇的婴儿哭声,让白梦飞心悸,徒手抬开了瓦砾断梁,看到的那景象让他终生难忘。
  一个妇人用身体挡住了将要倒下来的木梁,用身体撑出了一片空间,在她的身下有个一岁左右的女婴还在啼哭。
  白梦飞没有子女,便收养了这个已经没了父母的女婴,带回家去,为她取名为白雪儿。
  生性刁蛮泼辣的雪仙,一向对自己的丈夫横挑鼻子竖挑眼,但是看到了这么可爱的孩子,便露出了慈母本色。
  雪仙始终不曾生育,视雪儿如亲生。夫妻俩将一身武功,悉数传授给聪明伶俐的雪儿。
  十六岁的雪儿,已是情窦初开年纪。
  雪儿最爱看的书是《水浒传》,感觉师娘便如书里的顾大嫂一般彪悍,活脱脱一个母大虫。书上说顾大嫂“忽地心焦,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师娘经常拿棒槌敲师父的头,师父愣是跪在那一声都不敢吭。雪儿想师父的武功肯定不比师娘差,为什么不敢动手。
  雪儿满面愁容,纤纤小手又抚上胸前的玉佩,女儿家心事便是这般惆怅。
  听说东南海疆不靖,时有倭寇作扰,朝廷派胡宗宪出任浙江总督,清剿倭寇。南七省兵马少不得要大动干戈了。
  不由自主,又想到那夜里遇到的俊朗男子,依然想叫他贼厮。
  师父,你早点把师娘休了吧,她又不会生孩子。我嫁了你,给你生一堆小孩。白家堡,后继有人。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迎着仲春的夕阳,雪儿脚踢着一块石子儿,嘟着小嘴往家走。
  虽然刚得了知府大人的称赞,雪儿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一进门,第一个迎接她的是小狗儿宝宝,扑倒在她脚上撒娇。
  “宝宝,只有你懂我的心思啊,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最爱师父的人是我,师娘她不爱师父的,可是师父没有胆休她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雪儿手捧着毛茸茸的宝宝,明知道它不会说话,只是呜呜的叫。
  “今天家里怎么这么静?师父回来了没?”雪儿不想惊动别人,轻步上楼。
  刚到门口,就听得屋里传出争吵声。雪儿不由放慢了脚步。
  “我坚决不让你带雪儿去,雪儿还是个孩子,虽说学了一身武功,可还没见过世面,那倭寇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要是乱军之中伤了她,可怎么办?”
  “哎哟我的夫人哪,雪儿都长大了,你不让她出去闯闯,她将来在江湖上可如何立足?我们只有这一个孩子,报效国家的重担应该在她的肩上。要是咱俩能生个儿子,还轮得着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吗?”
  “除了江湖你也就知道国家了,纸上谈兵的东西!”紧接着就听得白梦飞哎哟叫了一声,想是郑雪仙又敲他了。“朝廷养着你这号吃干饭的,简直是大明朝的耻辱!我爹从小就教导我,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我就没读什么孔孟之道乱七八糟的。哎,我可跟你说,今天那户部的王侍郎打发媒人来了,他家老三长的不错,新近中了举……”
  雪儿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想不到师娘现在就盘算把她当水泼出去了,莫非师娘……
  “丫头,怎么啦?这四月天的怎么会冷呢?心事多了吧。”
  一声嘿嘿冷笑,一只温厚的大手按在了雪儿肩上。
  “又是你这贼厮,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缠着我?”雪儿抬头一看,这人认得。
  “这世上只要有你的地方,必定有我。”那男人笑的很好看,“你这丫头,年纪不大,鬼心眼倒不少,还想跟你师娘抢师父?”
  “你,你说什么啊?我要抢,就光明正大的抢。我明天就跟知府大人递辞呈,到浙江投戚大帅剿倭寇去。等我剿灭倭寇立了功,皇上赏我,我就请皇上下旨,让我师父休了师娘娶我。”
  雪儿气血上涌,小脸蛋儿涨的通红。
  “啊哟哟,小丫头子野心还挺大?剿灭倭寇报效国家是好事,可是不该抱着这么邪恶的目的吧?”那人脸上笑容不减。雪儿更急了:“贼厮鸟,要你多管?”
  “雪儿,跟谁说话呢?”雪仙的嗓门始终是那么大。
  “你师娘喊你呢,某家先行一步。”那人使劲拍了雪儿肩膀一下,飞身离去,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这人轻功了得,看来是个高手,可他是从哪来的呢?”雪儿大惑不解。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雪儿很利落的辞了应天府捕快的职务,知府都感到很遗憾,因为从此可能再也看不到这么漂亮的属下了。
  “师父、师娘,我走了,为了师父说的报效国家,我去投戚家军了,师父师娘传我武艺,就是让我为国尽忠的。你们不要来找我,我没有立战功是不会回来的。谢谢你们这十几年来对我的照顾,帮我照顾好宝宝。”
  留下一张字条,雪儿一路打马飞奔。
  “喂喂喂,丫头,还真说做就做啊,好,有胆色,我喜欢!”
  雪儿回头一望,差点没气晕过去,又是那个家伙,这回穿的还挺光鲜,跨一匹银鬃雪花马,手提长剑,一颠一颠的跟上来了。
  “你这贼厮,我说到做到,要你多管?”
  “这回不说鸟了,有进步!”那人还是一脸笑,“小雪儿,你这是要去投戚大帅,没有个人引荐怎么行?我跟你一路,戚大帅一定会收你的。”
  “真的吗?”雪儿开始对这个人有好感了,“阁下尊姓大名,可以告诉我吗?”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在下姓武行二,单名一个靖字,山东人氏。”
  “哇,你也是武二郎。”雪儿更高兴了,“书里的武二郎可是对女人不太友好的哦。你好像还挺放得开。”
  “不说别的,小雪儿,你先告诉我,你真的就那么喜欢你师父吗?”
  “嗯……”雪儿咬着下唇,有点羞怯,不愿回答。

  戚继光大帅的衙门不是那么好进的,戚大帅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个小姑娘儿毛遂自荐要来投军,一听说是南京兵部白侍郎的徒弟,倒也吃了一惊,但是看雪儿年纪还小,有点不太愿意。武靖上前说了几句话,戚大帅的态度立刻缓和了,马上答应留雪儿在军中,即使只是一个小卒。
  “你是个姑娘家,就到夫人的女兵队里好了,看在你师父份上,不用担心你在军中会受什么委屈。”戚大帅这一番话给雪儿吃了定心丸。戚大帅是个很和蔼很可爱的汉子,治军严明,对将士爱护有加。雪儿听说戚大帅也是个床头柜,对夫人言听计从,为了给夫人个下马威率领军队浩浩荡荡杀奔自己家中,夫人一瞪眼,就吓的戚大帅跪在地下,说是请夫人阅兵。戚夫人美丽丰韵,与师娘不差分毫,她自己也招募了一支女兵,因雪儿武艺在身,就委派雪儿做个队长。
  “现在你算是得偿所愿了,小雪儿,我现在要去做自己的事了,照顾好你自己。”武靖安慰了雪儿一番,便上马离去。
  不知为什么,雪儿觉得鼻子发酸,感到对武靖还真有些眷恋。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到军中都三个多月了,雪儿还没有出军,心痒的真是难熬,每日里无心练武,到夜晚又思念起师父师娘。说来也怪,在家时总觉的师娘太凶悍,活像母大虫,现在倒想起师娘许多好处。有好吃的先紧着雪儿吃,雪儿淘气爬树把衣服挂破了,师娘赶紧拿去缝,下河摸螃蟹鞋子糊成了泥巴团,师娘赶紧拿去洗。
  有时候看师娘欺负师父,雪儿会为师父抱不平,觉得师娘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师父本就不喜欢她。可是有时候也看到师父练完武累的一头汗,师娘赶紧拿手巾来给他擦,吃饭的时候师娘会把师父爱吃的都挟到他碗里。雪儿以为师娘假的很鬼的很,当初太师父也忒懦弱些个,怎么让师父娶了这么个恶女人?
  独坐在军寨中,仰望天空繁星点点,雪儿心里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我的小雪儿,怎么了?想家了是吗?来,这有好吃的给你。”一只捧着核桃糕的手伸到了雪儿面前,雪儿大为惊喜:“武二哥,你怎么又来了?”
  “我有空就不能来看看你?”武靖笑的还是那么甜蜜,“这回连贼厮都不叫了,叫哥哥了?我比你也就大三两岁,咱们今后便也兄妹相称了。”
  “武二哥,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有回南京去吗?我师父师娘怎样?”雪儿嘴里塞满了核桃糕。
  “放心吧,你师父师娘很好,他们也知道你在戚夫人麾下,他们希望你在这里安分听话,有朝一日为国立功。”
  “立什么功啊?这还不如在应天府呢,起码我在应天府做了一年多,抓了好些个盗贼呢。”雪儿显得很郁闷,“什么时候能真正上战场杀倭寇,我就没这么难受了。”
  “那倭寇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你难道不怕么?”
  “怕?要是怕我还会来这里么?”雪儿嘟起了小嘴,“武二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吗?为什么老是跟着我?”
  “这个我早晚会告诉你,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小雪儿,这世界上的事不是都需要有人教给你的,有些事必须你自己努力去参透。”武靖说的很是意味深长,忽然一把将雪儿揽进怀里。
  “武二哥,你,你这是干什么?”雪儿又惊又怕。
  “我只想说,雪儿,你是我的,我这一生都只是为了你。”武靖幽幽的回答,“我现在告诉你,明天会有一股倭寇从西坳岛登陆,到城里来烧杀抢掠,戚大帅正在台州海域剿寇,这城池,全交给戚夫人和你了。”
  说罢,在雪儿颊上浓浓一吻,便像一阵风般飞驰而去。
  雪儿摸着自己的脸颊,感到微微发烧。
  第一个亲我的人,不是师父。雪儿心里疙里疙瘩的。

TOP


  果然如武靖所言,次日一早便有一股倭寇向定海城袭击而来,戚夫人得流星马探回报,马上叫雪儿领城中女兵抵御,自己带几名亲兵将百姓转移到城后披云山上安身。

  “大胆倭寇!不好好在你们东瀛待着,倒跑到我们大明来杀人放火抢劫,是不是嫌本姑娘手上的剑不锋利啊?”
  雪儿立在城楼上,远远的见倭寇大队人马步行飞奔而来,肚中准备好的台词一下子全涌出来了。身旁女兵齐声高喝,金鼓齐鸣:“杀倭贼哦!杀倭贼哦!”
  城下倭寇先是一愣,而后一看城楼上,哈哈大笑起来:“咬西,咬西,花姑娘的大大的好!”
  众倭寇一见城楼上都是女兵,眼都直了,恨不得立马冲入城中。
  “大胆倭寇,姐妹们随我出城迎战!”雪儿大怒,从城楼上一跃而下,挥起手中利剑冲向倭寇。那倭酋没想到这俊俏小姑娘会有这等胆色,赶紧向手下使眼色,顷刻间便排开阵势,挥起武士刀便砍过来。雪儿毫无惧色,只将对手当作以前亲手抓捕的蟊贼,众女兵各挥刀枪而上。
  却说雪儿与那倭酋斗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那倭酋急切拿不下雪儿,刀法越发乱了。雪儿不敢放空,看他刀法乱了,趁机卖个破绽,教那倭酋的刀砍入来,将身一转,一剑砍去--
  那人高马大的倭酋,脑袋伶伶仃仃,滚落在地,连屁都没放一个就死翘翘了。
 这正是蛇无头不行,众倭寇一见头目被杀,全都吓愣。众女兵愈战愈勇,无一时,杀的倭寇落花流水,大败而逃。
  “我们赢啦!我们赢啦!”雪儿兴奋的又跳又叫,众女兵欢呼雀跃,把雪儿举到半天高。
  “打了胜仗也就罢了,怎可在此胡闹?”戚夫人一声怒喝,把雪儿吓了个一愣怔。一众女兵赶紧安静下来。
  “骄兵必败,打了一回胜仗就如此得意忘形,倭寇主力部队溃逃,势必会卷土重来。况且我们自己也伤亡了姐妹,是不应该高兴的。”
  戚夫人语重心长的教诲,雪儿心里也不是滋味。
  好歹这也是我第一次出战,旗开得胜嘛,师父,你看见了该多好。
  晚上,雪儿在松油灯下给师父写信,心里是甜蜜的感觉。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白梦飞收到雪儿的信,已是一年以后。
  把信送到白梦飞手里的,是武靖。
  “我们的雪儿总算是有出息了,能够为国效力。这一年多来她跟倭寇也是真刀真枪的干了几仗,保护了不少百姓的生命安全,现在她已经在戚大帅帐下做副将了,还见过了胡部堂总督大人,得到过嘉奖。”
  白梦飞拿着雪儿亲笔写的信,兴奋的满脸红光。
  “我们的小雪儿能够报效国家当然好,可她一个女孩子家,眼瞅着都十八了,这终身大事还在那悬着,就算她为国肃清了倭寇,皇上能赏她什么?大明朝只有女人做事,没有女人做官。早晚她不是还得回来嫁人?要跟花木兰似的一去十几年,回来都熬成老姑婆了。”
  “这个?”白梦飞神色异样,想到雪儿一个女孩子家从军报国,确实也不容易。便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写封信给戚大帅,让雪儿回来赶紧嫁人得了。你看那个武靖如何?”
  “嗯,我看武靖那孩子人品可以,只是我们尚不知他根底,出自何门何派。”
  正说之间,忽然外面砰的一声,白梦飞赶紧跑出去看,老仆人早已捡起那包着纸条的砖头递上,白梦飞打开字条一看,脸色煞白。
  夫妻俩面面相觑,这张字条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慌。

  此时的白雪儿,正打马飞奔,恨不得一夜之间,飞回师父身边。
  只为昨日收到的那封鸡毛信,告诉她师父被仇家偷袭,身中剧毒,命在旦夕。
  师父,师父,你一定要等着我,千万不能走,等着回来看我最后一眼。
  即使违反军令,雪儿亦在所不惜,只向戚夫人告别,留书一封便匆匆离营出走。
  一心只想着师父,雪儿没有任何恐惧。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嘘--”马儿一声长嘶,跌倒在地,雪儿也一头栽在地上,未及爬起,已被一张牛皮大网死死扣住。
  “你,你们干什么?快放了我!”
  “咬西,咬西。”熟悉而厌恶的东洋腔调响起,“花姑娘的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做冤家路窄。”
  “义曾先生汉语学的不错,都知道冤家路窄了。”又一个阴阴冷冷的声音响起,“小妞,功夫不负有心人,你对你师父还真是痴心一片,不过现在落到本寨主手中,少不得要委屈你了。”
  “你,你是谁?”雪儿又惊又怕。那人冷笑道:“义曾兄,虽说这小妞儿是杀死令兄之人,可你要处置她现在还早。先将她带回寨去,等白梦飞和我师妹到了,一网打尽,你我都遂了愿,岂不美哉?”
  “祝先生言之有理,你曾收留了我弟兄在你寨中,于我们有恩,我听你的。”被叫做义曾的倭寇点点头,那人便对手下使使眼色,众喽罗便将雪儿从网中解出,五花大绑押在马上,向着一条大路而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雪儿对那倭寇还有些印象,觉得他很面熟。对于那被称作祝先生的男子,雪儿拼命在脑海中搜索着,依稀记得小时候曾见过一般。

  人马行了十数里,来到一处山头,山上有许多房舍,俨然如山寨。寨栅门前立着一根丈余高的旗杆,大旗上“龙隐寨”三字赫然可见。那祝先生命将雪儿押到聚义厅上,雪儿心想:什么聚义厅,你们勾结倭寇的土匪也敢跟梁山好汉比?
  “你不用费劲猜我是谁了,小妞。”祝先生看着一脸倔强的雪儿,笑道:“你小时候我去过你们家,还抱过你呢。我祝希夷当年也是灵月宫郑老太爷的开山大弟子,要不是他白家堡老头子先下了聘礼,现在我和师妹指不定早就一大堆孩子了,可她偏偏嫁了白梦飞那个不中用的骡子,到现在也没养下个自己的娃,可惜哟!小妞,你要是听话,我不会动你半根毫毛。可事成之后,义曾先生如何处置你,我就不好插手喽。”
  “什么?难道你……”雪儿大惊,这下算明白了,那义曾次郎的兄长义曾太郎,正是一年多以前被她杀死的倭酋,而这个祝希夷也让她似乎回忆起什么。这才是冤家路窄,雪儿免不住有些怕了。
  “祝叔叔,求求你,你为什么要帮着那些倭寇呢?当年我师父错娶了我师娘,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如果你现在火并了那些倭寇,到官府去自首,我想你一定会和我师父一样出人头地的。”
  “小妞儿你别老对我敲边鼓,我等这一天已经快二十年了,你放心,我会用最好的方式来对待白梦飞的。”祝希夷捏着雪儿白嫩的腮,猥亵的冷笑。“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这龙隐寨正好少个压寨夫人,你师娘那个半老徐娘怕是不能合我的意了,看你长的这般白嫩标致,倒正好与我做个浑家。”
  “你,你卑鄙!你无耻!”雪儿被他点了穴道,一身武功施展不得。
  “我卑鄙无耻又怎么样?小妞,常言道无毒不丈夫,要不是白梦飞,灵月宫和师妹都是我的。何至于让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以为我愿意落草为寇?我也是被逼的!所以这笔账,我要和他白梦飞细细的清算。”
  祝希夷恶狠狠的瞪着雪儿,眼中似有烈火熊熊燃烧。
  雪儿不敢看他的眼,默默低下了头。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一拜天地--”
  宣礼的小喽罗扯着破锣般嗓子,高声宣布。祝希夷一袭红袍,笑呵呵牵着同样凤冠红妆的雪儿,径直走上喜堂。雪儿早已哭红了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师父,如果你还没有来救我,等进了洞房,这贼厮若还对我无礼,我便死与他看。”雪儿咬紧牙关,想到头上有金钗可用,暗暗下定了决心。
  “祝先生今日大婚之喜,我义曾次郎先与你道喜了。”义曾次郎一抱拳,马上有小喽罗端上一大碗酒,义增次郎捧起道:“我先干为敬。”一饮而尽。
  “义曾先生海量,我祝希夷深感佩服!”祝希夷答礼一番,回头看看新娘,雪儿只不作声,厅上众人齐声道贺。
  “这,这酒里下了什么?”义曾次郎忽然间脸色惨白,瞬间变作铁青,一缕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祝希夷,你,你好狠毒!”义曾次郎站立不稳,说完这句话,便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对不起,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你又贪得无厌,连我的人你都支使,将来若撞在戚继光俞大猷手里,早晚都是个死,不如我现在就送你回老家。”祝希夷说出这番话,看看周围的喽罗,不管是中国人日本人,俱都跪伏在地,连呼:“主公饶命,我等愿效犬马之劳。”
  “这就对了,在我龙隐寨中,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祝希夷仰天大笑,“啊哈哈哈……现在,本寨主要洞房花烛。”
  “要想洞房花烛?先问本官手上的剑答应不答应!”一声怒喝,把一堂人都吓了一愣。但见一男一女,面色凶悍,手持利剑冲了进来。
  “师父?”雪儿心中一喜,赶紧把红罗盖头揭了,“算你有良心,你们都来救我了。”
  “啊哟哟,师妹,妹夫,你们来的正好,可是与师兄我贺喜的么?”祝希夷赶紧剪拂施礼,雪儿只觉一股电流击入身体,整个身子都麻酥酥的不听使唤了。
  “少废话!快把我们的小雪儿放了,不然我们踏平你这山寨。”雪仙将手中剑直抵祝希夷咽喉,“别以为只有我们夫妻二人,我们也没动用官军,白家堡和灵月宫的人马就够用了。”
  “师妹,你还是当年那么凶,一点都没变哪。”祝希夷毫无惧色,早已将雪儿娇躯揽住,“师妹,我的信上是跟你怎么说的?这丫头的赎身银是三十万两,你们今天是要拿钱赎人,还是要拼个鱼死网破?”
  “不管你怎么说,你先把我们的雪儿放了。”雪仙看到雪儿的脸色,心急如焚,“雪儿虽是我们的徒弟,可我们养了她十几年,比亲生女儿还亲,你若伤她一根汗毛,我跟你拼了!”
  “师父,不要--”雪儿看到师父木然的表情,心里更急了。
  “师妹,妹夫,如果你们要这丫头好好的,就不要跟我来这套,钱我也要,人我也要。”……


  ------------------我是情殇家的临时分割线-----------------------



  “叭,叭”两道火光,祝希夷大好头颅,鲜血迸飞,倒地时顺带从山坡上滚了下去,一直滚进了茫茫大海。
  一切发生的就那样突然,好似梦境一般。纵使已经久经沙场的雪儿,也不免心惊。
  祝希夷安排的很妥善,命手下喽罗挡住白梦飞夫妇和他们带来的人马,自己则拿着雪儿当盾牌向后山逃去,那里有他的心腹接应,可以从海上逃走,没承想就这样枉送了性命。
  “雪儿,雪儿你没事吧。”那用洋枪打死祝希夷的男子飞速跑来,抱起吓昏了的雪儿,“都是我不好,我的事太多了,没能来保护你。”
  “武二哥,是你。”雪儿面白气喘,已经说不出话。
  “雪儿,事到如今,我再也不好瞒你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为我们订亲了,我爹是大内锦衣卫指挥使,所以我也是锦衣卫。你我两家乃是世交,可是在爹娘为我们订下婚事的第二天,一场地震就让我们天各一方。我娘在地震中丧生了,我被我爹带到了京城……”
  “是吗?”雪儿少气无力,“我们,我们真的是夫妻?”
  “就是这个。”武靖拿起身上的玉佩,“十六年了,我身上一直带着它,它和你脖子上戴的那块,是相配的,是爹娘为我们订婚的证物。我的新娘,自从我遇到你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你是我要找的人,可是我,不想让你知道,就一直跟着你,保护你。当我知道你喜欢你师父,我就一心想要阻止你,把你拉回正道。其实,你师父师娘,他们都是好人,他们一直很恩爱的。”
  “可是,师娘一直打骂师父,她不会给师父生孩子。”
  “傻孩子!不是你师娘不会生,是师父没用啊。”一只温厚的大手抚在了雪儿肩上,“你师娘一直都知道师父没有男人的能力,可她不离不弃,跟师父过了这么多年。  因为有了你,她不想要孩子,全部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了。你,你知道吗?”
  白梦飞的话,让雪儿热泪滚滚。
  “一切都过去了,孩子,你就不要伤心了,师娘爱你,师娘要你这一辈子,都幸福。”
  雪仙柔柔的说,声音似海风一般温柔。
  仿佛阳光万丈,照进雪儿曾经冰冷的心。
  忍不住,一头扑进雪仙怀里,放声大哭:
  “娘--”

  ------------------END-------------------------------

TOP

心情月亮文学网 心情月亮文学网
 月亮武侠商城  moodmoon.taobao.com
  月亮精品影视软件下载网
                 Download.moodmoon.com

TOP

哈哈 楼主的文采简直是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啊 喜欢这种风格
怀旧是一种享受

TOP

TOP

师父、师娘,我走了,为了师父说的报效国家,我去投戚家军了~~

TOP

哈。。 我都以为是在说令狐冲呢。。

TOP

TOP

武侠天地,任君翱游

TOP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TOP

TOP

是搞笑的那种的吗?呵呵,先来看看
侠义在我心

TOP

支持原创,虽然自己不怎么看武侠小说。
爱是一切的美德。

TOP

正如老子所云:大音希声,大象希形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115和360网盘停止分享了!大家不要买哦!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