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身影。

本帖最后由 蝶衣梦悠然 于 2012-1-30 08:45 编辑

一个个的问题构建成了生活,一道道的身影承载着青葱过往。流水带走了光阴的故事,岁月改变了你我。人生便是由那些年中的一个个的片段组构而成,参和着诸般味道。很多人事从淡忘逐渐走向淡漠,又或者不再是忘却而是习惯性的不再想起,空闲的时候也偶偶带着些许的玩味性质,在轻松的环境下调侃番习惯这个辞藻,想来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习惯这个辞藻多少还是带着不少的妥协色彩。很是喜欢《十年》这首歌,在沧桑低沉中静静追忆着青葱岁月。虽然那段岁月已经过去了数十年,却无疑是人生中最是美好的一个片段。在风雪中欢跳,在大雨中叫嚷,青春便是如此吧。


近来很少关注武侠世界了,偶然看到《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侠》这个活动。多少还是有那么些的感动,还是有许多人在坚持中守候着那个感动过无数人的江湖世界。或许也正是缘于这种感动,才是武侠世界最大的魅力和精彩所在。江湖世界,每时每刻都有人的进和出,虽说如我等这些人于武侠来说,只能是属于点缀的范畴。却于如今的江湖边缘人的我来说,反而是江湖的最大的动人。诚然黄蓉已经淋漓尽致的诠释出了经典这个辞藻的内涵,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永恒的传奇。而若论感动的话,却已经不及那些论坛上平凡而普通的ID名字了,至少刻下月下之人对此是如此的感知的。江湖自有自己的精彩,差别在在于人在不同时期,所注重的环节不同而已,江湖飘摇,纷纷和扰扰,权且就从这里开始吧。


想来还是从许久以来养成的习惯:淡然开始吧。对于那些年里,我们追过的女侠这个话题。可以谈论的实在是太多,范畴也是一种无尽的广阔。广义点来说,其实诸如曾经流连江湖数载的我等,也可以属于这个范畴。在那个世界中,我们也演绎出了无数的精彩和动人。其中有的是恣意飞扬,有的是黯然神伤,有的是高歌声声透彻云霏,有的是策马仗剑浪迹天涯。从豪迈的大漠到婉转的江南,从壮美的天山到幽静的古镇小巷,遍布了我们的足迹。在那段岁月中,蕴含着我们的感性和理性,挥洒着热血和豪情,书写着狂放和不羁,穿插于欢聚与别离,品味于欢乐和伤感中,于百味中恣意了青葱,点缀了岁月。


静静地想,静静地写。一道道的身影从记忆中飘出,或清晰或模糊,或动人或伤感,或喜爱或厌恶。沧海桑田,人事变迁,很多曾经的具体,到了如今已经成为了简单。过往常用的修饰辞藻,也已化为一种不想和不愿了。大漠的风沙吹平了一处又一处沙丘,而在彼方黄沙又已堆积如山。岁月的洗礼,历经了风霜,洗尽了铅华,不经意间便是经年。想来李文秀应该在黄沙的另一方开始了一种适合自己的新的美好生活。“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惜我都不喜欢。”依旧回荡于耳际,对于曾经那道牵着白马的瘦弱身影,带着无尽的疲惫和伤痛的身躯,该可以洒脱一笑了。李文秀的故事简短而内在深邃,诚然白马任何时刻都能啸西风,差别只在于如何看待顺风和逆风两种不同时刻吧。


黄沙吹过,李文秀的身影逐渐在风沙中消逝。世间从此少了一分柔软,却也多了一分坚强。一水江湖,既然提及到了黄沙,总还是难免会想起在黄沙的另一方,那个孤独而骄傲的身姿。刚烈中蕴含着浓烈的执着,赤诚中透露出无尽的骄傲,天山霓裳,红颜白发。同样是妖女,同样是经典,不同于金庸骨子里那份大男子主义,无论之前如何独特和出色,到最后女子总还是成为男人的一种附庸,会失去往日的光彩,如黄蓉,如赵敏。梁羽生笔下的妖女确实更有性格和主见,不失自我。在那满是书生儒雅气息的浓郁世界中,在又相对而言枯燥乏味的感触中,给予了读者无尽的惊喜和翻阅的热情。对于练霓裳,梁羽生刻画的及其费心,也必是及其喜爱的。或许造就这些是作者本身性格所致,作者有着浓郁的书生气质,青衫儒雅,与此同时内心思想又牢牢禁锢于旧时代之中。太多的制约决定了如此人物他的理想或者实际的选择对象,只能是温婉的大家闺秀,和妖女或者思想离经叛道者是两个迥异世界的人。然而人的内心世界,总由正反两面构成的。在儒雅中思索着,在时代制约中创造着,以图冲击甚至突破自身的局限。所以梁羽生可以创造出练霓裳,飞红巾以及后来的厉胜男。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用一种无视世间所有礼法条规的限制的心态,去对待和处理世间的人事和嘈杂。无论是练霓裳的单剑挑武当,还是厉胜男的至始至终贯彻的生活准则“只要是我喜欢,都要去得到”都彰显了这一特性。与此同时,也映射出梁羽生内心世界的另一面,受到世间礼教束缚压制下的思想。走在这条路上,如果说练霓裳是个开荒者,那么厉胜男则可以定义为是集大成者,乃至是站立于整个武侠世界的此类顶点处的人物。在风雪相隔中,黯然神伤,红颜白发,守的是岁月老去,守的是无尽孤独。练霓裳达到了给予读者无尽而又绵绵不断的伤痛和为其不舍的程度,那么厉胜男则是以瞬间的灿烂,带着无尽的凄美和震撼,冲击着所有人。在瞬间湮灭所有人思绪的同时,突显了人性的光辉,宣告了人性的伟大,展现了耀眼的光芒。从爱情切入,最终彰显人性。这是一种勇敢的尝试,也成就了一份永恒的经典。


花开花落,一年又复一年。练霓裳也好,厉胜男也好,其实都早已经是属于好远好远的范畴了。记忆便大多是在岁月打磨中,慢慢的变淡。残月为伴,冷风相依,结庐于崖,只在风沙吹卷起几缕白发的时刻,不知练霓裳会否还是会去记恨那个让自己魂牵一世的名字。又或是在绝望中把自己的爱恋尽情挥洒的厉胜男,留给了生者生生世世的惘然追忆。一生一死,只是这生和死到底又能有多少差别,多少意义?当生者那抹骄傲,逝者那抹凄美浮现时刻,早已淡漠了生死,只余几分的悸动,几分的心碎。


江湖自有江湖的色彩,在淡妆和浓抹间一一展现开来,如那天山的白发,如那江南的红颜,岁月越久,思念也越浓烈。塞上牛羊空许愿,或许是江湖世界中最令人扼腕叹息的一段爱情。从相识,相爱到相别,一路走来还是感叹过于短暂了。无论选择哪一边,具是一种无奈和负疚,于是褪去了罗衫,改变了音容,冷风夜雨,独自赴死。或许在决绝之前,思绪早已然飞跃过了千山和万水,停滞于那方广阔草原中,伴着牧歌和牛羊,相依于那个宽厚的肩膀,生生和世世,却在不经意间早已泪流满面。所幸的是佳人最终是在温暖的怀抱中含笑而终,多少可以削弱些许的伤感,四目相视间,唯有痴心与深情。塞上牛羊空许愿,始终是一份难以舒怀的情结。


送离了阿朱,记忆中关于江南的红颜,还是有许多。在一方桃花盛开的孤岛上,一袭绿衣,已经习惯性的隔着云水,伴着玉笛,把思念和爱恋一一吹奏出来,年年和岁岁。与此同时,还有一道极其相似的身影陡然间浮现了出来。那个手握三枚金针的少女,看着花开和花落,想的却依旧是那个憔悴的面庞。对镜梳妆,念的依旧是自己花季时分的那份悸动。于是开始穿梭于千山与万水间,只是为了一衣带水之后再无音讯的那道落寞身影,却习惯性地在华山云雾间痴迷。或许每个幽静的夜晚,都可以祈祷把自己思念和寄托送到在云海相隔的另一端,却在不经意间,稀疏夜雨,点点滴滴地早已洒满了一地。于是牵着毛驴,开始了流浪。行走于市井,穿梭于人海,露宿于荒山,寄情于脱胎于玄铁的倚天。本以为习惯了这种不知停顿的生活,却不想停滞于峨眉,迷惘于绝顶云雾中,这份色彩一如那年的华山。


江湖飘摇,生生死死,情情爱爱,为难和折磨了无数人,或许美丽真的只是一种奢侈,而希望总是在现实和奢侈中被扼杀,徒留叹息。恨无涯,权且就存留点滴的温存,哪怕从此追忆惘然,至少不寂寞。至少她们有许多终是得到了所爱之人的爱恋,若非曾经爱的痛彻心扉,亦不会有后来刻骨铭心的惆怅。一时的停顿,便是一辈子的眷恋和思念。不经意间,花开又花落,权且就守着那最美的一刻吧。


随意地想,随意地写。江湖世界,总还是不能少了古龙,总有一道色彩,是只属于古龙的。古龙的世界,相比而言,总是轻松许多。纵然有许多故事里充塞着无尽的压抑,却依然能感知到许多的快乐。红红火火的风四娘,娇小可爱的燕七,温婉的林诗音,可贵可敬的双双,那一道道的身影,无不写进了青葱记忆,那一种种的色彩,无不修饰了那段岁月。流水今日,再写古龙,已无多少心思和新意了,或许是之前已经写的过多了。权且就从记忆比较迷糊的写起,与喜好已无关,意在是为了一份纯粹的怀念和祭奠吧。


水天姬,出场便已经是一种传奇,经历是一种惊异,尾声则是一份由衷的敬佩,赞赏和舒怀。在古龙早期作品中很少能有如水天姬般,拥有着许多古龙的特征。一样的最害怕寂寞,生活中最坏的便是寂寞,一样的始终怀着赤诚之心。面对着寂寞,古龙用朋友和酒色来排遣和麻痹。水天姬,则用微笑来对待落寞,用玩闹来驱走哀愁,两人又都不约而同的用及其的坚强来面对人生的磨难和困苦。对于赤诚,两人若还有差别的话,想来最明显的便是对于爱情的忠贞了。这也不只是单单的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相比起水天姬,古龙更多的是在追求一种相爱感觉,只是单纯的想一直拥有这种美丽,时刻都能品尝到爱情的芬芳。这里也还有身份地位,内心自卑的因素存在。高高在上的水天姬,毕竟可以选择的余地太大,古龙骨子里依然有着浓郁的自卑,很难被上层社会所真正接纳,然而古龙所憧憬的爱情对象,却又大多在那个圈子里,古龙有着水天姬无法体会到的无奈,但与此同时,却也更能反衬出水天姬对于爱情的忠贞。水天姬,用女子最宝贵的七年青春,赢得了她得真爱。这份勇敢,坚持和忠贞,是只有无与伦比方可形容,至少我相信古龙是绝对无法做到。水天姬,确实是一个令人无法不动心的女子,亦如古龙开篇就如此写到:四海惊绝色。


写着,写着,有一股思绪逐渐清晰开来。古龙笔下的人事,总是很容易牵涉到其他地方,又或许就是如此才能品味的更加惬意和舒畅。不似金庸和梁羽生般,如金庸般既可以牵涉出去,也可以就局限于一时一刻,在一个相对狭隘的场景下很单纯的品读。这些当然也不存在什么境界高低之分,或许只是源自各自的风格不同。古龙的东西,哪怕是颓废和厌世,也是活人的颓废和厌世,总能在其笔下的某个人物某件事情上找到一些共鸣,而非遵循一些死板的条条和框框。


蝶舞,一个不相信世间会存在如此的一种男人,哪怕爱的再深,却也绝对不会说出口。同时也是一个需要时刻都生存在甜言蜜语环境下的女人。如果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就必须说出口。而如果这个男人只会表现在行动上,蝶舞也不认可这种情感便是爱情。这是蝶舞的固执,这也是她的死穴,这更是给蝶舞和朱猛的爱情悲剧埋下了伏笔。但也说明了蝶舞的真切,只要是人,总有优点和缺点,人便是由大大小小的优缺点组合而成的。诚然蝶舞是一个超凡脱俗的舞者,却同时也是一个固执到极点的人。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完美的人事,如黄蓉和苏樱般,可以成为传奇和经典,却不存在丝毫的真实,那是只存在于童话世界的。蝶舞的爱情,是属于凄美,残酷惨烈却又动人至斯,宛如霸王和虞姬。人生的爱情,本就不会完美和圆满,现实的爱情往往要残酷的多,也多不圆满。亦或如古龙所唱的那般“浪子三唱,不唱悲歌”。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在太多的悲剧和悲哀。真正的欢乐是在悲哀中生存下来的,而且还必须在适当的时机,抓住悲哀笼罩下那道细小的缝隙,进而钻出来。所以古龙在颂扬完高立和双双坚强和伟大,留下的只能是对双双那份坚强的美好憧憬,因为再坚强的人,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爱情的摧残和时光的蹂躏。


陡然间想起了谢王孙,想起了高傲的燕十三初见谢王孙的情景,当初看时尚不明白,直到结束,才幡然醒悟谢王孙那份平凡是何等的不易和伟大。只是这个世界上只会有一个谢王孙,绝对不会有两个谢王孙,所以那份平凡也只能属于谢王孙一个人的,所以谢晓峰的自我解脱,甚至超脱自我,也无法完全应用谢王孙的方式去成长和成熟。古龙很是赤诚,也很是可爱,无论是之前的水天姬,还是后来的蝶舞,双双和谢王孙等,都是在尝试和寻找如何能快乐的途径。差别只在于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切入,以期一个解脱,突破和快乐。


信马由缰地想,信马由缰地写,纷纷扰扰的江湖世界,可以提及的红颜和女侠举不胜举。无论是雷纯,还是水灵光,又或是凌霜华和木婉清,都是各具风情和动人,却也再无兴致详细地追忆开去了。哪怕还有许多的片段和碎片,任记忆如何在时光流逝中打磨,依然残留于眼前。只要它们还存留,便能记起曾经有过的开心,记起那个每晚挑灯夜读的快乐身姿,记起那种在争辩胜利后的骄傲和雀跃的欢畅情怀,记起在那段孤寂而懵懂的青葱岁月里我们曾经精心守护着一份童话,一份憧憬,一份动人。
昨日尘花昨日愁,闲时沽酒自凭楼。
曾听淡月风为袖,也看蝶衣叶作舟。
寂寞之时歌豪事,清思盛处唱风流。
休嗟心力今憔悴,长发随风弄自由。

TOP

TOP

TOP

写得好啊 不错 不错 我考到我的手机里慢慢看
怀旧是一种享受

TOP

TOP

写的真好。。好多曾经的看过的人物。。浮想联翩。。

TOP

本帖最后由 虞蒙蒙 于 2012-6-23 17:24 编辑

那些年,真的是痴迷的喜欢。
可是现在,觉得在记忆中已经慢慢飘散开去,却真不如楼主这般记忆真真的。
现在看文中的名字,熟悉而又遥远了。
喜欢过金庸、梁羽生、古龙,因为看多了他们的作品,觉得玄幻是自己绝对不会触碰的东西。
可是,自己也没想到,玄幻的不真实,自己还是没有完全抵制住,触碰了之后,依然也可以痴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这么想不通。
静心下来,慢慢的明白,不管是谁的作品,只要情字触动的深刻,都是会深深打动所有的人。
至情至性,人物都赋予了真正的灵魂,就是因为这个,我们爱上了武侠。
1

评分人数

  • 武剑侠

珍惜花开,笑对花落!

TOP

生活比较清闲无忧,权且就闲时涂鸦下,江湖终渐远,以求一个自娱自乐,或者只是单单的以求一个至少不会太寂寞吧。
一晃经年,蒙蒙过的可好?
昨日尘花昨日愁,闲时沽酒自凭楼。
曾听淡月风为袖,也看蝶衣叶作舟。
寂寞之时歌豪事,清思盛处唱风流。
休嗟心力今憔悴,长发随风弄自由。

TOP

非常娱乐~!!!

TOP

节操

TOP

我也很比較老的武俠劇,年少時也非常熱衷的追過。至今也還是非常喜歡有些

TOP

楼主文采真好~言语中就能引起人的共鸣~
这家伙是个懒人~~

TOP

楼主文采真好~言语中就能引起人的共鸣~
这家伙是个懒人~~

TOP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115和360网盘停止分享了!大家不要买哦!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